前尘往事(第1/1页)

    杨廷壹身体再次蠢蠢欲动起来,而刘朵则是觉得体内有壹股火,她急需发泄。左手紧紧抓住床单,右手用力推着杨廷壹:“不要了,我很累,真的今天就这样吧。”

    壹丝光亮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到大床上,杨廷壹的脸正好在明处,他深邃的眉眼皱了壹下,唇角随即微微翘起。刘朵对这个笑容十分熟悉,尽管隔了七年,她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她太熟悉这个笑容了,每当杨廷壹想做坏事或者整治人的时候,脸上就会浮出这样的笑容。此时此刻,他又打算做些什麽呢?

    “廷壹,你不要……”本能的害怕,让刘朵不禁出声阻止。

    杨廷壹低下头吻她的唇角:“不要我什麽?”

    他的脸上刻意释放出壹丝善意的笑容,这让本就深邃的五官显得更加迷人,刘朵壹时陷入他的魅力中,无法自拔,正如七年前那般。

    七年前,刘朵23,杨廷壹17,刚刚毕业的刘朵分配到c市的壹中教历史,大文大理的环境下,学生并不在意这门历史,尤其是班上的那些男生,整日胡闹惯了,刚刚气走了壹个历史老师,自然对,这个新来的看不上眼。

    於是在她课上百般捉弄,让她出丑,抽开抽屉,正准备拿粉笔写字的时候,壹只蟑螂跳了出来。

    坐在前排的女生被吓了壹大跳,刘朵当即拿了大大的壹根木板,狠狠地拍死蟑螂,然後冷冷的环视班级壹圈:“谁干的?”

    被刘朵这样冷冽的气场给吓住,全班壹时没人敢吭声,毕竟在他们眼里,刘朵只是壹朵小白花而已,根本不能拿她怎麽样。

    当即有男生嘻嘻哈哈地站起来:“老师,我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

    转头壹看,正是班上最调皮的男生,时隔多年,留作早已忘记他的名字了,不过她还记得自己做了什麽。

    她当即拿起蟑螂的屍体,在男生的口哨声和女生得尖叫声中走向了走向那男生:“你做的?”

    男生点头:“是的。”

    “为什麽?”

    “因为好玩。”

    话没说完,就感觉嘴巴里被人快速塞了硬物,他立刻吐出来,仔细壹看,立刻被恶心到了,居然是那蟑螂的屍体,他立刻趴在壹旁干呕。

    没等他吐完,刘朵就在全班的目光中,若无其事的回了两台,目光再次扫过全班,收起之前那个温柔的模样,冷冷的道:“以後谁再敢捉弄我,我也会这样回报过去。我知道你们嫌我年轻,你们自己也年轻,记住,年轻不是捉弄人的通行证。”

    话刚说完,全班静默了几秒,啪啪的声音传来,刘朵顺着声音望过去,是最後壹排的壹个男生在鼓掌,刘朵的目光扫过去,被他俊美的五官惊艳到,这哪里是十七八岁的高中生该有的五官和生态,他浑身散发出的魅力分明是壹个成年人。刘朵想了想,前几次上课的时候,这个男生的位置似乎是空着的,而此刻,他正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挑眉看向自己,那目光中,刘朵看到了挑衅和志在必得,她皱了皱眉,正准备要说些什麽的时候,刚才被她塞蟑螂的男生,壹脸气不过,狠狠的将历史书砸到了地上。

    正准备再有其他动作的时候,壹声低沈的声音传来:“刘元,好了,上课吧。”

    神奇的是,这话说完,那个男生似乎是有所顾忌,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捡起历史书回到座位上,再不敢说什麽。

    刘朵安心上课,没多久就见那个带头鼓掌的男生低着头,她皱了皱眉,倒是没说什麽,心中想着壹定要弄清楚这个男生的身份。有他在,上课就方便很多了。

    壹节历史课很快就上完了,刘朵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却突然被人拦住了,她擡头壹看,居然是他:“这位同学,你有事吗?”

    “老师,我听说你是,c大毕业的,我想请你当我的家教,好吗?”

    望着面前壹脸诚恳的男人,哪还有上课时的挑衅,刘朵迟疑道:“你是?”

    “我是杨廷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