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算旧账(第1/2页)

    刘朵接到电话的时候,立刻明白过来是怎麽壹回事了。

    “抱歉啊,我另外有事。”想到上午到下午的经历,她现在浑身还腰酸腿疼呢,那个男人就是个色中饿狼,自己也不知道被他拆吃入腹多少回了,可不能再落到他手里了。而且杨廷壹的征服欲和占有欲太过强烈,还想了想,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他面前的好,最起码目前不能。

    “刘小姐,对方公司打电话来指明要您去。他们说了,如果您不去,也不用见面了。这笔单子非常重要,你就帮个忙呗。”对方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就差给他跪下了,不过刘朵还是坚抉地摇了摇头,不行就是不行,刚从狼坑里面出来,怎麽能自己再回去。

    刘朵狠下心拒绝了:“抱歉啊,这个忙我真不能帮。”如果知道壹个跑腿会遇到他,打死自己都不会去的。生怕自己再心软,刘朵立刻挂了电话,这壹次,对方说什麽都不能再答应,否则就是自己找死的份啊。

    做完这壹系列事,刘朵立刻就将窗帘拉好,整个房间立刻变得壹片黑暗,她从柜子里拿出壹套换洗衣服,去了洗手间。

    等全身chluo站在镜子面前,看到身上的各种吻痕和咬痕,他不禁壹阵气恼,该死的杨廷壹,他是属狗的呀,居然敢咬我。幸好脖子上没有痕迹,不用担心,出去被人看见。

    快速的将自己洗刷完毕,刘朵走到床边,倒头就睡。可能是因为太累了,这壹觉睡的十分香甜,没有做梦,等壹觉睡醒,壹身疲惫已经散去。

    刘朵左手拍了拍头,右手揉了揉太阳ue:“哎呀,头有点疼。”直到整个意识清醒,她才将窗帘全部拉开,让徐徐清风吹到房间,傍晚的凉风壹吹,整个人更加的清醒。

    刘朵拉开房门准备去洗手间洗把脸,走了几步,意识到身旁不对劲,她立刻朝左後侧走了几步,警戒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黑影:“谁?”

    黑影伸出左手,刘朵立刻大叫:“你要是敢动壹下,我就报警了。”

    “啪”客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室内流转着光明,满室黑暗,刘朵眼睛被刺激到,等看清楚坐在沙发上的人影的时候,刘朵的脸沈了下来:“你怎麽在这?”

    “早上在我床还那麽热情,怎麽突然就翻脸不认人了?要知道我可是很怀念你的热情的。”杨廷壹好大的身影从沙发上做起,壹瞬间满了整个房间,他身量很高,步步逼近的身影让刘朵很有压力,对着他大喊:“你别过来,就站在那好了。”

    闻言,杨廷壹前进的脚步停了下,然後继续朝前走,刘朵惊叫:“你别再过来了。”

    见她脸上堆满恐惧,杨廷壹才停下脚步,心想不能把她逼得太狠,不然真的会这得其反:“今天为什麽不告而别?”杨廷壹淩厉的目光看向她,誓要她给自己壹个交代。

    刘朵低低的叹息了壹声,然後才道:“我的门上琐了,你怎麽进来的?”

    杨廷壹从口袋里掏出壹把钥匙,在她面前晃了晃,刘朵瞪大了眼睛,她认识这把钥匙,是房子的主人所有。也就是房东,说起来,她现在还是租别人的房子住,不过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租,因为那人是她的朋友,把房子借给她住壹段时间。

    刘朵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以她对这个朋友的了解,她是不会做出这洋的事情来的,但是她的男朋友就难说了,而她男朋友就是今早给她打电话求情的那个人,小部门的经理而已,她怎麽就没有想起来呢?!

    懊恼归懊恼,刘朵首先得打起精力应对眼前这人,她低低的叹了壹口气:“你何必再找我呢?咱们这洋桥归桥,路归路,不是很好吗?”

    “桥归桥?路归路?”杨廷壹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壹个嘲讽的笑容来,忧深如潭水的双眸此时绽放出阵阵怒意,“你想的倒是美啊,当年不顾我的意愿强了我,然後拍拍屁股就走了,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还是未成年,那可是我的第壹次,你知道吗?因为你,我到现在都不敢碰女人。”

    刘朵退到壹个安全的角落,笑笑的看着他:“杨大少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