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同人镇守府提督的后宫日常(4)(第1/11页)

    2019-04-30

    4.初夏的归家之途

    逸仙:十分传统的中华女性,简要而评就是温良恭淑贤的女子,多才多艺。

    是提督最早的一批婚舰之一,温和体贴而让提督感到故土的慰藉,和列克星敦一

    同称为少数能安抚提督的存在。不过若是说列克星敦类似于热情如火的新婚妻子

    那一般的话,逸仙则是已经相濡以沫过十年的糟糠之妻。正式场合称呼提督为提

    督,但私下里会称呼夫君,自称为小女子,也是因此被提督选择为归乡之旅的随

    行之一。

    重庆:本为不列颠的曙光女神,绰号为银色妖精,但是经过改造加强后变为

    了现在的名字。因为在中系舰娘中初来乍到而感到十分生涩,有些畏缩,将逸仙

    当成自己的姐姐,无条件地依赖着她;同样十分敬仰提督,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

    获得婚舰的身份,以学习东方礼仪和文化的理由被逸仙带着跟随提督一同踏上归

    乡之旅。

    时间是在初夏,四月末,五月初。

    星南镇守府就在赤道之上,因而终年都是灼热潮湿的炎夏。而当那架不大的

    专机划破云层,降落于那南国的机场时,我的内心却忍不住一紧。

    那广袤的土地,一点点地在视线中变大。如玩具一般的高楼建筑和车辆,徐

    徐地变大,就如一位对着自己孩子张开臂膀的母亲那般,延伸到一眼望不到边的

    尽头。

    那是故土。

    那是中华。

    飞机甚至还没有开始平稳滑行,我便猛然将头探向窗口。望着远处专用机场

    上的文字,我仿佛能在极目远眺中看到故乡的每一寸土地。那世界最高的山巅,

    那如巨龙般的大河,那如图画的万里沃野,那见证了时代的高耸古城,那雪花纷

    飞黑烟弥漫的黑土地,那一望无际的草原,那清秀典雅的江南水乡,那吱呀摇晃

    的船桨。

    「二十年多了。」

    那是深海历83年4月19日凌晨,深海舰队进攻了这座南方的大城市。仅

    仅两小时便击溃防守薄弱的海岸线,从城市郊区一路长驱直入攻入市中心。城内

    所有的人,无论高低贵贱,品行端正与否,都受到了一致的待遇——死亡。原本

    繁华的工业城市,在一夜之间化为坟冢。那或许存在的神明也为这等暴行而震怒,

    倾盆的暴雨打湿了城市的每个角落,不知是神明的眼泪,亦或者是希望冲刷走血

    腥的清扫。

    等到有足够应对能力的人类军队赶到时,大半个城市已经变为了废墟。

    那一年我不过是五岁的孩子,在除去城市中无处不在的宣传战争动员的背景

    板以及异常高压的生活方式外,战争的滋味第一次蔓进我的心头。那一夜原本我

    的家庭还在沉眠,在黑暗中被深海舰队的轰炸而震醒,在警报声中跟随着人流逃

    窜。一枚炸弹落到道路中央,不知多少人便倒在路口,而更多的则是被炸断了手

    或者脚。城市中的民防部队在幼小的我的眼中匆匆向着我们相反的方向跑去,最

    终一个也没有回来。即使是深海舰队最终被击退,但哭声喊声依旧弥漫在城市的

    废墟中。我还记得,我们家附近原本商品繁复的大商场变作了救护站,大人们把

    死者送到这里,和还活着的人一起接受家人的认领。在那座商场,死人排了无数

    排,有的骨肉分离,有的无面无脚,凝结的血块和乱飞的苍蝇,战乱后跑来偷吃

    的老鼠,还有认亲的人的嚎哭声,若是恶魔亲自光临,肯定会自叹不如。

    而这次,则是我回到了阔别了接近二十年的故土。自从二十余年前深海舰队

    进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