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滚烫的jing液射晕(第1/2页)

    被滚烫的精液射晕

    “好淫荡啊梨绘酱……居然被一条床单给肏得高潮了,看来你很适合这个小镇呀……”由栖一点一点的把吸饱了淫水变得湿透的床单抽出来,被撑开到极限的花穴来不及缩起,就被一根比床单更粗更长还炽热滚烫的肉棒狠狠插了进去。

    “啊——”梨绘一点也没想到,才高潮过的花穴就这样又被男人粗长的阳具捅开,滚烫的肉茎满满的塞进了花穴之中。

    只是一瞬间,才松软下去的腰肢又紧绷着挺直了,花穴颤抖着吮吸住粗长的肉棒,柔软湿热的嫩肉不知疲倦,贪婪的把大肉棒紧紧缠住。

    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全部的感知都集中在花穴上,连肉棒上每一根青筋微小的跳动都能清楚的感受到,让整个花穴随着那火热的性器一起悸动收缩。

    “由栖……啊……好满……太胀了……呜……撑得好难受……”被硕大阳具突然入侵的小穴火辣辣的不停跳动着,像在推拒又像在邀请,不停的吮吸包裹着粗大的阳具。

    “只有把里面塞满了,才能让你更快乐啊梨绘酱。”由栖和女孩子一样白嫩的手指伸到两人紧密交合的地方,轻轻拨开被淫水浸湿后粘在一起的细软黑毛,指肚飞快的按压搓揉着粉红的小珍珠,不时重重的弹一下。

    “啊……不要啊……太麻了……由栖……呜……别碰那里……受不了了……”梨绘哆嗦着身子,细细的呻吟着,可怜的样子反而惹得由栖更恶劣的玩弄着她。

    那张脸,脑海里的那张脸,明明是一个阳光可爱的女孩子,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样,可是现在却把自己压在身下,从胯间深处粗大坚硬的肉棒深深的插在自己花穴里,就像女孩子突然长出了男人的阳具一样。

    那个被她当做妹妹的女孩子,正用她不该有的东西折磨着她。

    “受不了?我还没开始动呢,梨绘酱就受不了了幺?可是我也受不了啦,再不动,怕是会死在你身上了。”说着伴着浓重的粗喘,体内的阳具重重的向更深的地方捣弄了一下,精瘦的臀上上下下的开始起伏,摩擦着里面娇媚的穴肉。

    “啊……不要动……不行了……”梨绘的尖叫带上了哭声,连续泄身两次,现在还被巨大坚硬的阳具狂肏着,细细的裂缝被巨物撑成圆形,随着抽插的动作被抽出又捣入进去。

    由栖目光幽暗的看着身下媚态横生的女人,下腹的抽插越来越用力,每一下都捣进了最深处,重重的戳进了子宫里。

    “啊……太快了……由栖……由栖……”想叫他停下来,可这样娇媚的呼唤着身上男人的名字,只能热的他更加狂躁。

    由栖的臀飞快的耸动着,肉体撞击的拍打声不断回响在房间里,充满了淫糜的味道,胸前的乳肉被撞得乱颤,牵连着整个身子都在抖动着,乳根拉扯得发疼,承受不住的梨绘只好伸出手捧住自己的一对雪乳,减轻它们的晃动,下身打开迎接着由栖飞快的捣弄。

    “喜欢吗?”由栖贴近她耳边低声问,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粗长的肉棒狠狠的冲进狭小的子宫深处,粗大的顶端抵住最敏感的地方碾压转动,将四周被肏软了的媚肉卷上性器,随着肉棒的抽出拉扯出来,到了极限又弹回去。

    “不行了……由栖……不要了……我真的受不了……呜呜……”泛红的眼眶,梨绘哽咽着向由栖求饶,看上去瘦弱的小姑娘,现在把她肏得花心乱颤,淫水飞溅,白皙的肌肤上不知道留下了他的多少痕迹。

    “唔……那就把我夹得射出来……用你的花穴……紧紧的夹住我,让我的精液射出来……射到你的肚子了……”

    由栖双手把梨绘的两条腿掰开到最大紧紧的按住,臀部大起大落剧烈的摆动着,每一次都把阳具刺进最深的地方,又快又狠!

    “啊……好深……”梨绘被肏得除了仰起头绷紧身子什幺也做不了,只有小穴还不断的痉挛着。

    由栖用力的全部抽出再重重的全部捣入,狠狠的肏干了几十记,绷直了少年消瘦的脊背,下腹挺动,圆硕的龟头直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