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bgh】(第1/3页)

    第十九章: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四人各自默契的回房互不打扰。

    莉莉丝洗澡时候才发现身上多了很多淤青,对浪川的仇恨又上升了几个百分点。护发护肤做完她刚准备关灯,门铃就响了……这操作她也猜到是谁了,不多问就开门放人进来。

    进了门的凛抱着笔记本电脑,一席酒店睡袍就来直奔主题。

    莉莉丝看着他的脸色比之前要好很多些许放下心来。

    「你怎么这次不拒绝我了」凛爬上她床速度也很快。

    「拒绝你有用吗?」

    「嗯,会伤我心」

    「……」

    莉莉丝和凛并肩靠在床头的靠枕上,谜一般的气氛环绕着,严格来说他们还是孤男寡女第一次独处一室。

    「要喝点酒还是看部片子助助兴?」凛的双手手放在腹部互相捏着指尖发白,语气淡淡的打破了沉默。

    「……」莉莉丝觉得他在挑衅「是不是还要我铺个床上面撒点玫瑰?」

    「你才不会这样呢」凛轻声似是抱怨,他从被子里出来扑倒在床尾翻开笔记本电脑,就真的找起了电影。

    「你喜欢日系的还是美国的?」

    「?」莉莉丝绝不认输,反问道「那你喜欢av还是gv?」

    凛没有回答她,并且古怪的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就意大利的吧」

    他爬回被子里,并伸脚关掉了房间灯光总控,对着莉莉丝歪着头张开修长的臂。

    眼前的凛在电脑光的若隐若现下笑的不似凡间物,绝色的脸庞边是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膀上,柔软又散发着好闻的味道。白色的对襟袍子敞开些许,视线往下看,宽宽松松的袍子下露出更多令人遐想的地方。

    她看着和自己一尺距离的美人。之前他们真正接触不多,她对他的了解都是靠狄纶内部的风言风语的,流言里凛总是那个让人胆寒的角色,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就是不留后路的狠戾。不是灭了一个家族就是肢解了对方的首领,总之全是血腥和暴力。

    她突然就联想到了神话故事里的珀耳塞弗涅,外表美丽又清纯的她既代表着人间的丰收美满,同时她又是冥界的冰冷女王。

    传说她还有个很爱她的母亲大地女神德墨忒尔,从她为了一朵水仙花而被冥王掠走后,一直苦苦寻找她的下落,因此大地上万物停止生长,民不聊生,最后惊动了宙斯。宙斯去找了自己的兄弟,叫他归还珀耳塞弗涅。可冥王一心想让她做冥后,但又不得不答应宙斯,于是让她吃下了四颗石榴籽迫使她每年有四个月时间重返冥界。

    从此她在地上时候,人间便是春季和夏季,在冥界就成了秋冬。

    看似所有人都得到了圆满的结局,可……有人问过珀耳塞福涅自己的想法吗?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莉莉丝突然凑近凛,把他张开的双手握在手里。她还是忍不住想尊重一下珀尔塞弗涅本人的意愿。

    凛眼里的动摇一闪而过,让莉莉丝觉得刚才的只是错觉「看片子吧,我知道你喜欢看纯爱的」

    他也没有再要抱抱了,起身对着电脑按了播放键。

    莉莉丝觉得猜他真的蛮累的,她不想让修认定他是狄纶的叛徒,她想帮他。可他的对话里总是不愿提及和下意识回避某些话题,就像是一种……一种心理自我保护机制。

    *心里自我保护机制是指把理智上不能接受的欲望,情感或动机压抑下去。常见的保护机制包括合理化,仿同,投射,反向作用,躯体化,置换,幻想等。

    「你是要帮我看病吗?医生」凛瞥了她一眼,转头继续看电影,还不知道何时拿在手里的酒店啤酒。「要?」他举了举手上另一罐。

    「嗯」莉莉丝耸了耸肩,她觉得她刚才的行为让他反感了。捧着他递过来的啤酒,咕嘟嘟冒着泡的生啤,麦香逐渐蔓延开来。她认真的看起了一部讲述发生在意大利的纯爱故事。

    电影基调都是暖暖的给人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一切都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