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张(1)(第1/2页)

    第二十叁章:

    开放式厨房里埃温尔穿着同款白色毛衣忙进忙出。吧台上的酒杯烟缸已经被收走了,恢复了桌面原来的样子。干净到冰冷,就好像好久没人住过了一样……

    凛仍旧坐在吧台静静地看着一切,他现在的这个地方曾经是小鸟游莲最喜欢坐的位置。

    家境优渥的他们,父母工作非常忙。但只要有闲暇,父亲就会为他们展示自己的厨艺,而母亲则在一旁打下手。记忆里的父亲和母亲总是恩爱的粘在一起,在他们兄弟面前也毫不掩饰。

    平日里一丝不苟严肃的的母亲会笨拙的帮着倒忙,父亲会温柔的刮着她的鼻子。

    手指慢慢跟着那台老式留声机的钢琴声,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

    凛看着这个和父亲一样温柔至极的背影,有股想要上前抱住他的冲动,然后他一定会笑着问他怎么了。接着只要看着那双如大海一般的眼睛他就会低头吻住他。

    他的吻里没有凶狠也没有勾引,有的是温柔的试探以及饱含着的浓烈爱意。每次都让凛感到幸福到鼻酸,一边想着「啊…我这样的人也有被好好爱着啊」一边生怕玷污了他这份纯粹的爱情。

    凛闭眼遐想着他,太过沉浸连埃温尔什么时候站在他面前都不知道。

    「想什么那么入神?」他把金枪鱼牛油果推到凛的桌前

    「尝尝看这个号称从不出口的金枪鱼品质,是不是真的名不虚传」

    他把手肘放在吧台上撑着下巴,笑的如沐春风。

    这个金枪鱼的脂肪含量浓郁,但配上口感软腻清爽的牛油果,恰到好处各自互补。美味感从凛的舌尖传递到大脑,让多巴胺迅速分泌出快乐的信息。

    「好吃」凛吃完一块放下叉子,觉得幸福感满满。于是用手拿起第二块举在埃温尔面前「你也吃吃看」

    他张着嘴像喂孩子一样「啊—」,有些苍白的脸庞嘴角带着淡淡微笑,媚眼里带着认真的注视似乎十分期待。

    埃温尔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的笑,轻轻的含着他的手指吃下那一块食物,什么味道他一点都不在乎……

    他闭着眼细细舔舐着凛手指上食物的残留汁水。舌头巧妙的触碰手指夹缝中的细嫩肌肤,一下一下的挑逗着。

    「嗯……可…可以了」凛没想到会被舔手指,便想要缩回。可他这个动作刚出来就被埃温尔抓住的整个手腕,死死的固定在胸前。

    「为什么脸红?」埃温尔眯着眼睛,他那专属于成熟男性柔美的侧脸上,金色的睫毛很密微微翘起,金色的光像从乌云中的间隙照在他身上。

    凛颤抖着眼睛看着他的诱惑模样,不禁想到之前无意间在书里翻到,修美尔语里尾音带「el尔」的,译为光辉,而这是属于天使的特征。

    「又开小差」舔着他手指的男人带着丝恼怒的语气,轻轻的咬了他一口。

    「没……」凛开口声音轻如蚊吟的娇嗔,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对不起,各种方面」凛恢复到之前的淡漠状态里,他将手收回,埃温尔也不再坚持。

    他没有回应他,在眼里的寂寞快要溢出时,收回眼神回头继续准备第二代菜。

    随着椅子和木质地板发出噪音,一双纤细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壁炉中几根木头噼叭炸开吓得凛一激灵抱的他更紧了些。

    「我心甘情愿听凭你把我作贱到死,只要你觉得好玩」

    「……」

    木头似乎已是腐朽坏透,爆裂的声音一声紧随着一声。

    ……

    一下飞机莉莉丝就闻到一股弥漫在空气中那属于家的气味。叁个人去的东京叁个回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她摇了摇头告诉自己别再去想有的没的了,偶像剧里机场吻别什么的只存在在幻想里,再说了他们不是已经隔着车水马龙告别过了么。

    看到修在坐凯迪拉克防弹车的在后座,她着实有些惊讶,虽说拖了两个礼拜才回来,但也不至于解决这次危机,有闲暇了吧。

    「你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