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2)【sm】(第1/3页)

    他颤抖着双唇,眼眶中瞬间溢出的血泪自眼角滚落,炙热的液体烫到了凛,令他不禁松开了双手,脖子两侧的颈动脉将氧气迅速重新运输至大脑。

    凛手上的血擦在海德里希的身上,冷眼看着他发出可以称作凄惨的喘息。

    「如果觉得活着的感觉好的话」他一边说一边抖落手上的包裹,各式器械叮叮当当落在海德里希不远处的桌子上「那就告诉我,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们在威尼斯?」

    海德里希的理智很清醒,但大脑空氧不足让他处于半致幻状态。他听见凛威胁的话语,多巴胺,神经递质,血清素和beta内啡肽互相影响使他的大脑神经有些异常,让他异常的……兴奋。

    「勃起了?那就脱光吧」匕首几乎贴着大腿划过,却没有丝毫伤害到他。

    「开口,不然这刀不知道会落在哪里」说罢,凛用刀刃横着刮了刮他赤裸的肌肤。

    「不」咬紧牙关的海德里希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快感。

    利器触碰到滚烫肌肤,海德里希感觉就像是在寂静森林中找寻到的冰冷泉水,自高处滴落在腿上。安抚了他身体里无处安放的滚烫血液。

    凛皱眉看着他越来越坚挺的部位,连疼痛都无法让他停止发情,或者说这是个被调教到极致的身体喜欢疼痛。

    想到这里让凛焦躁了起来,比起暴露躲藏的位置,他更在意的是他这副样子到底是出自谁手。

    随意选择了一个桌子上的器械——一个机械制飞机杯。凛并没有任何犹豫的套上了他翘起的性器上并且用皮带将其牢牢固定。不给他准备的机会离开开到最大一档。

    「呜呜呜……」

    「在你开口前,我会满足你的性欲」软鞭把空气都要割裂成两半「毕竟对你来说的糖果,是那么与众不同」

    有风声从耳朵灌入,接着是令他颤栗的失重感。「砰」的砸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巨大响声,海德里希连人带椅子重重的倒在地上。翻天覆地的疼痛从手臂袭来,他的气息越来越淡,意识越来越远。

    「太刺激了?那我把开关关了」

    听到这句他松了口气,额头上流血的伤口止住了,他可以清楚看清凛手上拿着一个毛茸茸的尾巴。似乎是发现了他的注视,凛蹲下身子献宝似对他摇了摇手中的尾巴。

    毛茸茸的另一头是螺旋锥形金属,非常的巨大……

    「不……不要……」这实在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喉咙发出破碎的嗓音。

    瓢泼大雨如飞流直下的瀑布,拍打着窗户,即便是厚重的窗帘都无法阻挡这像是有一群人敲门的声音。

    可他并不觉得什么,毕竟眼前站着的男人比任何恶魔幽灵都要来的令人畏惧。已然忘记的百合植物迷宫里的遥远记忆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他可能出不去这个房间了。这个人不会在意他活着的利益价值,也不会在乎他的死……

    绑住手脚的麻绳被解开,椅子被拿走,海德里希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来吧,别装死了。你喜欢的大东西」

    他的手臂被凛踢了一脚,从肩胛骨开始发出骨头碎裂的声音,剧痛已经让他有些麻木。但他清楚明白手应该骨折了,因为已经无法控制它抬起了。

    比地狱刑具还要寒冷的金属贴上了他一丝不挂的臀瓣中心,他只希望自己立刻马上能够昏死过去。辗转了几次都没成功放入一个头,身后的人嘴里「啧」了一下。浓稠的润滑剂「噗嗤噗嗤」随意的挤入他的后穴中。

    「啊啊啊啊!!!」还没让他反应过来这个触感瞬间就被金属巨物填满,痛到他浑身打颤止不住扯着嗓子尖叫。手指紧紧扣住地板,食指指甲被他压断不断渗出血……

    「来,说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说得好我把它拿出来」凛蹲在地上双手展开成小花朵的模样可可爱爱的撑在下巴上。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嗯……我不满意这个答案呢。还有,你最好声音轻些,莉莉丝还在这幢房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