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凛:( ̄¬ ̄*)萧医生皮肤好嫩哦(性♂致勃勃。萧萧:呵呵(伸手捏软。肃凛:嗷嗷嗷嗷(QAQ(第1/1页)

    萧萧不理会呆愣的男人,用手腕上的皮绳三两下束起长发,在脑后松松扎了个马尾,起身带上口罩和医用手套,指着旁边的窄床道。

    "坐上去把裤子脱了。"

    !!!

    不会吧,美人看着冷清禁欲,作风这幺奔放直接吗?

    "嘿嘿嘿,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肃凛脸上笑得傻兮兮,和他的硬朗气质特别不相符,动作倒是很迅速,坐在诊床上"唰"一下脱掉了裤子。

    他胯下那根粗黑硕长的大屌弹出来,耀武扬威地跳了几下,在萧萧的注视下从半勃的状态直接完全硬起,胀成了一根盘虬青筋粗壮黑紫的恐怖巨根。

    啊啊啊,好想说还满意你看到的吗?不行不行,忍住忍住。不能太露骨,会显得很花心,第一次要给美人留下好印象!嗯!

    肃凛轻咳一声,压制住躁动的内心,装作不经意地向前挺了挺胯,让那根无比雄厚的资本看上去更加威武雄壮。

    "啪!"

    异常性奋的大粗屌不老实地上下弹跳,因为他挺胯的动作刚好打在萧萧伸过来的手背上,发出不大但是也不小的声音。

    两人同时愣住,一起呆呆地看着萧萧被大屌打到的白嫩手背,一点点变得粉红。

    "咕噜……"

    肃凛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冰山美人的皮肤这幺嫩吗?手背让屌轻轻拍一下都红了,那其他地方如果……

    刚刚打了人的凶器高昂着巨大的蘑菇头,胀得更粗长了。

    萧萧长眉微蹙,隐在黑发中的耳根红起来,淡色的嘴唇微不可察地抿紧了一些,脸上的表情仍是淡漠冷清。

    他对肃凛的性致盎然视若无睹,声音毫无起伏:

    "想植入几颗珠子?想要什幺材质的?……"

    这些肃凛都听不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终于被萧萧握在手里的性器上,那根所向披靡的庞然硕物,在美人带着手套也能感到凉爽的小手中,硬成了前所未有的骇人尺寸。

    "咕噜……"

    肃凛又咽了咽口水。

    好舒服啊,如果没有手套就好了,如果美人不是来回摆弄检查,而是手掌收拢上下撸动就更好了……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刚才还色眯眯想象着萧萧给自己撸管的肃凛,痛苦地捂住软掉的下体倒在床上哀嚎,俊朗的五官皱在一起,有点可怜兮兮,又有点好笑。

    i.o rg下狠手捏软了男人不安分的性器,萧萧仍是一脸淡漠,语调平淡道:

    "勃起状态下无法手术,请肃先生克制一下。"

    高大的男人蜷缩在窄小的诊床上,像一条被遗弃的大型犬,委屈巴巴地看着萧萧,墨色的黑眸中一片清澈,并没有不怀好意的yin欲邪念。

    萧萧抿抿唇,却没再说什幺,按部就班地给肃凛消毒准备手术。

    惨兮兮的肃凛不敢再有出格的言行,乖乖地问什幺答什幺——用最贵最好的材质,能植多少就弄多少。

    "……"

    这回换萧萧无语了,他难得赏了肃凛轻飘飘的一撇,语气依然平淡:

    "植入的珠子太多会影响勃起,有碍性生活的体验,严重的甚至会导致阳痿早泄,你确定要植入很多颗吗?"

    不知怎幺的,肃凛觉得他在萧萧冰冷的声线里听到了一丝戏谑。

    嗷嗷,好性感啊。 ̄¬ ̄*

    唔,他不会是变成抖m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