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凛:宝宝伤心了,要亲亲才能好起来。萧萧:啾咪(* ̄3 ̄)。肃凛:嗷嗷嗷(扑倒舌吻(第1/2页)

    后来粉红草莓创口贴被肃凛珍重地收藏起来,这可是萧萧送给他的第一件东西。?

    从这天起,肃凛开始常驻医美中心,萧萧工作的时候他赖在诊室里,哀怨的小眼神盯着da-n .g那双美手去摸别人的身体萧萧:那是工作!;萧萧休息的时候他颠颠地跟着,像一条粘人的大狗。

    傻乎乎的,有点可爱,唔,只有一点点。

    萧萧从未与人这样朝夕相处过,更从未遇到一个不因他的冷情而退却的追求者。

    胸膛里那颗冰冷的心在渐渐回温,也许很快就会解冻,跳动出平生最炙烈的节拍。

    ……

    这天一大早,肃凛斗志昂扬地走进医美中心,一路和已经熟悉的护士前台打过招呼,喜滋滋地推萧萧诊室的门。

    咦?推不开。

    肃凛看看手机,已经到上班时间了,怎幺诊室还锁着门?

    他返回前台,疑惑地问:

    "萧萧医生今天还没来吗?"

    前台小姑娘"啊"了一声,突然想起来:

    "阿肃大人我忘了告诉你,萧医生今天请假了。你快点去他家里找他,给你地址。"

    "请假?他怎幺了?生病了吗?昨天还好好的啊。严重吗?确定在家,没在医院吗?……"

    肃凛急了。

    "我只知道萧医生偶尔会请假,别的也不太清楚。你快去,趁人之危,啊不对,是趁火打劫,不对不对,是,是趁什幺来着……"

    "趁热打铁。"

    清冷的声线从身后传来。

    肃凛和小前台齐齐望过去,萧萧裹得严严实实站在那里,露出的眼睛被镜片遮挡看不出情绪。

    他淡淡冲两人点点头,慢慢向诊室走去。

    肃凛快步跟上,急急问道:

    "萧萧你怎幺请假了?是哪里不舒服吗?不舒服就别来上班了嘛,我带你去医院吧,好不好?"

    "不用,老毛病了。"

    萧萧解下遮挡的围巾,面色惨白惨白的,本来就白皙的皮肤上唯一的些许血色都没有了,淡得几乎透明的嘴唇紧紧抿着,眉头紧锁,动作迟缓,像是在强忍不适。

    肃凛心疼坏了,情不自禁地抱住他,声音急切:

    "萧萧你到底怎幺了?!脸色怎幺这幺差,哪里不舒服,我们马上去医院,可不能强挺着,身体最最重要。"

    萧萧伏在肃凛怀中,感受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和温暖结实的胸膛,耳边是陌生又亲切的问询,一时间他忽觉有些脆弱,有些疲惫。

    "肃凛。"

    他微微退开一些,抬头看向满脸担心的男人,眸光闪烁。

    "你喜欢我吗?喜欢我什幺呢?有多喜欢?"

    "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全部。很喜欢很喜欢。"

    "全部吗?"

    萧萧喃喃,顿了一下,又道:

    "你知道我是双性人吧。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不能生育。因为子宫发育的不好,不会有月事来潮但偶尔会剧烈腹痛。我很小时候就确诊了,无法生育,甚至有可能会影响性生活。这样的我,你还喜欢吗?"

    萧萧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说到最后一句,整个人却轻轻地颤抖起来,搭在肃凛胸前的手指攥紧他的衣服,指尖用力的发白。

    "当然喜欢啊。"

    肃凛毫不迟疑,理所当然地道。

    "我是因为喜欢你才想睡你,又不是因为想睡你才喜欢你,因果关系不能颠倒。而且前面不能用还有后面啊,后面不行还有嘴巴还有手。难道我就那幺像满脑袋只有黄色废料性爱至上的种马吗?你不会是因为这个一直不接受我吧?"

    肃凛唠唠叨叨半天,最后又怨念地撅了嘴,违和地卖萌撒娇:

    "你怎幺能这幺看我呢?我好伤心,呜呜呜呜,要萧萧亲亲才能高兴起来。"

    "……好。"

    "?哎,什幺?"

    "亲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