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子的嫩穴里爆浆(1V1,大奶双性)(第1/12页)

    情人节第二天的凌晨,h市一处六星级酒店的套房内,古色古香的中式布置。

    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人刚刚穿戴整齐,一米八六,身高壮阔。做工考究的意式袖口,硬朗粗犷的脸部线条。没有年轻男人的张狂,透着股成熟男人沉稳。

    壮年男人别了下袖口上袖扣,看了眼套间内凌乱的大床。

    洁白的羽绒软塌,两米多宽的柔软大床。床是仿明代的雕龙木床,四角树立着四根深褐红色的梨花木床柱。

    大床上,铺着中式的鸳鸯锦被,锦红色中透着豪门大户才有的雍容华贵。

    而那红锦上瘫软着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

    一丝不挂的少年似乎神智飘到了遥远的时空,双眸迷茫失神,啊……哈……的起伏喘息着。

    身前一对不大的椒乳,乳头红肿,水湮湮的乳晕挂着一小片口水。椒乳下方起伏的小腹上,呈喷射状的几波白浊,零散分布。

    半曲起的一条细白大腿,另一条无论的瘫软在一侧。

    “哈……啊哈……啊哈……”

    耳际只有自己的喘息声,身子里还能感受到绝顶的快感余韵。

    “嗯!——”

    床上的少年突然眉头一皱,一丝不挂的身子轻促的战栗了下。

    喉头发出一声含着媚色的娇吟,疲软肉棒掩护下的小淫穴内,涌出了一股潺潺的白浆……

    “嗯……哈、啊……”

    接着,一股又一股还残余着男人温度的浆液,缓缓从被插成莹润嫣红色的小肉孔内,徐徐溢出。

    “呜……、哈……啊、……”

    喉头蹦出几声难耐的娇喘,少年半阖的眸子望着头顶挂着琉璃方灯的吊灯,眸色愈加迷蒙。股间随着身子里浆液清晰流淌而过的触感,敏感的战栗、筛抖。

    稀疏的阴毛下,那根寻常男子大小的肉棒,呈浅棕色。“小嘴儿”在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激烈性交中,爽的口吐白沫。此刻“嘴角”还挂着一滴白沫瘫软在卷曲的毛丛中。

    “嗯!……”

    股间一大股白浆猛的从嫣红的穴口涌出!刺激的少年蓦然见仰起脖子,十指抓着身下的锦被扭做一团。

    眼眸里已经没有一丝神智,雾霭和幻觉一样的迷雾。

    被男人插成“o”字型的股间淫穴,现在呈半阖状。穴口有些红肿外翻,娇润莹滑,平日里被自己的淫液滋养,现在被男人的精液滋养,无比的滑嫩娇软。

    昨晚,男人插在那里,爽的喘着粗气,要了他整整一个夜晚。直到凌晨才从他灌满浓精的淫穴内抽出,抽出时,因为长时间的抽顶,肠道内被抽成了真空状。男人爽的糙脸通红,欲熏着双眼,用了点狠劲,才能少年的娇嫩穴眼儿中抽出。抽出时,发出“啵—!”的一声,离开了那个湿润火热的紧致小穴。

    穿戴整齐的男人,来到床边,俯下身,在还神志不清,沉沦在退却欲潮余韵中的少年额头,轻吻了一下:“爸爸晚上再来接你,饿了叫酒店送餐。”

    接着拿起旁边的鸳鸯锦被,盖住了儿子昨晚被他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身子。儿子嫩穴的销魂还清晰的印记在脑海中,胯下的壮屌依然燥热。

    男人离开时,少年还瘫软在大床上,淫穴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出着阳精。一丝不挂的身体在锦被下细微的战栗……

    神思渐渐恢复清明,昨晚爸爸用给他的春药还起着作用。少年揉着自己的奶子,回想着昨晚爸爸在他体内强猛的冲撞!淫荡的挺伏着前胸娇吟。

    夹紧泥泞不堪的股间,回想着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爸爸是怎幺插入他的小骚穴,撞进他的骚心,顶着他的淫核磨的他淫叫不断的。大张着双腿,承受着爸爸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攻击、一次又一次凶狠的肏干!

    淫穴都被摩擦的出了火。最后小骚货向后仰着脖颈,双臂无力的搭在、爸爸挽着他双腿的强壮手臂上,自己被爸爸挽着的双腿折起大开,一样无力的瘫软着。后仰着脖颈,向后倾斜着一丝不挂的身子,带着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