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悍匪窝里的性奴(双性,爆乳^喷奶,jing液容器,np)(第1/11页)

    大西北黄沙漫漫,土匪猖獗。

    一处土匪聚集的匪巢内,一名柔腰丰臀的大奶荡夫,肥逼被粗绳勒着逼唇,往两边拉开,正好把肥嫩的逼唇勒到了两边,露出里面裹着粘稠蜜汁的娇嫩穴眼儿。

    大炕上的红花锦被上,淫夫白花花的身子呈五花大绑状,被绑成了一个四肢蜷起的淫器。

    双腿向上折起被粗绳捆在奶子两侧,双臂又跟双腿绑在一起。下面鼓起的肥嫩淫穴格外肥大,肉嘟嘟的肥唇淫润娇滑,被粗绳勒在逼唇里,逼里被勒的通红,淫液充沛。

    大奶荡夫被喂了淫药,眼眸失神,扭动着被绑着的身子娇喘。肥逼里黏腻的淫液涌出了逼口,顺着股缝坠落。

    肥润的逼唇又被大粗绳绑的朝两边分开,嫩红色的阴蒂也被勒着。迫使里面的逼口张开了一个小嘴儿。

    进来了一个土匪,看着荡夫饱满丰挺的豪乳,和逼里粘稠到滑溜溜的淫液。胯下的大屌早就支起了帐篷。

    土匪进来把勒着荡夫逼唇的粗绳用力往两边拽开,刺激的荡夫张着红唇浪叫了声。肥嫩的蜜汁阴唇,被粗绳勒住根部的缝隙,往两边一拉,逼唇整个呈大开状。

    而被粗绳勒在下面的嫩红色的小阴唇也被勒的贴在了大逼唇里。

    原本被大小逼唇保护着的娇柔小穴眼儿,瞬间呈现在土匪面前,被迫张开成“o”形状。饥渴的逼穴眼儿试图合拢小嘴儿,不住的收缩着娇柔的蜜汁穴口。

    润嫩到了极限的销魂之处,土匪解开裤绳,掏出了早就勃发的粗黑大屌,猴急的插入了荡夫的淫美肉穴。

    “扑哧!——”

    “啊!——”

    炕上的精液容器被插的蓦然发出一声饱含情欲的浪叫。昨晚,他被土匪灌进去了大量的春药,身子里像是有万只蚂蚁啃咬,逼里痒的要疯掉了。现在终于有大鸡巴插进来了。肥嫩的蜜汁淫穴,立刻蜂拥而上,用娇嫩无比的逼肉含着男人的大鸡巴用力往里吸。想要吸进更深的地方,给他好好解解痒。

    燥紧的大鸡巴,猛然插入了一处温热肥润的穴眼儿,是那幺娇嫩,那幺销魂。松紧度刚刚好,里面娇嫩无比的肥逼嫩肉,一插一个坑。控制不住想要摩擦里面的销魂,用摩擦换来逼穴的含吸绞吻。

    “操、好爽!”

    土匪怕打着他的肥臀,兴奋的开始插进他的逼里享受性欲。荡夫的逼眼儿里肥的不像话,绵软娇润。

    粘润的蜜汁滑溜溜的,大肉棒插进去,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粘液声。土匪看着被粗绳勒开的蜜汁肥穴,看着那嫩红的小穴眼,被自己粗黑的大鸡巴插成圆柱形,看着自己的阳根一下一下没进销魂的肥穴内。又插出一连串的粘液。在骚货被勒成深红色的肥唇上打着浆。

    越看越兴奋,骚货的穴眼儿好嫩,里面无数的肥润逼肉,饥渴的蠕动着,又热又紧,又娇润粘滑。吞咽的自己的大屌好爽。

    土匪在他身上越肏越兴奋,长久不来不方便干穴的土匪在他身上疯狂的发泄着兽欲。公狗腰兴奋的骑在他的逼眼里,密集迅速的狂插、狂干!插的他逼眼儿疯狂的扭绞蠕动,喷涌着大股粘濡的淫液。

    被淫药折磨了许久的大奶荡夫,终于吃到了大鸡巴,也爽的柔唇里流着口水的浪叫。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好爽、哈……好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土匪们的体力狂悍凶野,荡夫单被密集快速的抽插,就被干的高潮迭起。又粗又壮、分量十足的鸡巴。沉甸甸的往他合不拢的逼眼儿里狂插。

    肥润的逼眼儿酸热痉挛,抽抽着一直射着浆。被粗绳绑着的阳茎呤口塞着玉簪,胀的通红。

    晚上,喝完酒的土匪们,进来享受他的肉体。一个接一个的抓着他的两个豪乳,插进他的肥逼里狂插猛肏!

    大奶荡夫被土匪们肏的喉咙里一直发出着急促短呷的呼喊,柔润的逼里被插的酸软紧热。

    西北的土匪,胯下的大屌跟人一样霸道、强悍。

    一晚上,荡夫被二十几个土匪奋力抽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