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第1/2页)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宁苒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在哪里。是抱着她的力量,还有他均匀的呼吸,让她想起来,昨晚她住在裴珩远家了。

    身体已经没有那麽疼了,但是好几处还泛着酸软。她轻轻拉开腰上的手,蹑手蹑脚地下了床,进了浴室。

    她想洗个澡。其实昨晚裴珩远帮她洗过了,但她实在不好意思,就让他简单帮她冲了一下水。

    连同之前那些亲密的画面一下子涌现出来,宁苒觉得脸颊发烫。

    下一秒,她就被让她脸红心跳地男人由後拥进了怀里,“起这麽早?”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裴珩远的声音带着几丝沙哑,不难听,反而很磁性。

    “嗯……平时在学校也是这个时间醒来。”镜子里是交缠抱在一起的两人,男人高大,几乎把她裹在怀里。

    宁苒身上穿的是裴珩远的t恤,很大一件,她半边肩膀都露在领口外,不是刻意的性感,却很诱人。

    他用手指摩挲着诱惑他的锁骨,像是在想什麽。然後猛地转过她的身子,将她压在洗手台边狠狠吻了起来。

    “唔……”她被咬住了舌,窒息的深吻间她被他抱起,又感觉到他伸手到她身後的柜子,急切地翻出了什麽。

    裴珩远抱着她坐到了大凸窗的平台,嵌在平台中间的,是一个按摩浴缸。

    他拉着她的手,将他拆开包装的安全套塞进她手里,然後手把手地教她套上去。看着她害羞的样子他就忍不住逗她:“大吗?”

    这……什麽问题啊!宁苒摇摇头,有些气呼呼道:“我没比较过。”

    裴珩远脸色黯了下来,双手掐在她的腿根撑开她的腿,挺腰撞了进去。

    “啊啊——”太快了,没有给她一点准备的时间,还好体内的润滑足够承受。

    “宁苒,这辈子你都别想有比较。”进去了,他却不动,反而盯着她,一字一字地说出这句话。

    “你来动。”他把主导权交给身上的女孩。

    宁苒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还不时咬着下唇,委屈又可怜兮兮的。

    “受气包。”他沉沉一笑,“不会?”

    她的头才刚一点,男人就挺动起来,一边撞着她的柔软一边俯身含住她晃荡着的圆润,“试试。”

    节奏慢了下来,宁苒皱着眉学着他刚刚的样子,细细的腰肢扭动起来,一前一後地吞吐着他。

    很慢,很青涩,也很笨拙,但就是足以让这个身经百战的男人轻易败下阵来,他极力克制着,随着她的动作加快了速度。

    一旦裴珩远凶狠起来,宁苒就完全没办法,只能由着他放肆地进出,由着他顶入她的深处还不放过她。只是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她才开口拒绝:“不、行……裴珩远……”那里真的不行……

    他心口莫名一软。她是第一次叫他的名字,竟这麽动听,“再叫。”他还是不停地撞着那处。

    “裴珩远……裴珩远……呜……不要……”太难受了,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难受。她低下头趴在他的身上,无意识地张嘴咬着他的肩膀想要纾解这种难受。

    “小受气包。”无奈的语气里更多的是宠,裴珩远还没完全得到满足,但顾及着他的小女孩,还是在最快的时间内释放了出来。

    两天之後,宁苒回了家,裴珩远送她的。分开的时候两人在车里亲吻了很久,一句话也没说,就只是亲吻。因为好像一开口,就是要分开了。

    她特别舍不得跟他分开,如果不是要参加表姐的婚礼,她肯定跟他回去了。

    好在这个暑假够忙碌。表姐的婚礼之後,她又陪着身体慢慢好转的外公做各种康复训练,偶尔还跟以前的同学朋友见见面。

    裴珩远也来过几次,但时间都很匆忙,有时不到几个小时他就又要回去了。後来宁苒实在想他想得不行,偷偷跑回去一次,住了一晚。这一晚两人没有浪费一点时间,除了做就是做,她觉得裴珩远是势要把这两个月的都补回来,最後一次甚至安全套用完了他们都没发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