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一)(第1/1页)

    距离暑假结束还有几天,宁苒提早回去了。还是裴珩远来接她的,在回程的路上他问了一句:“平时要用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指她从家里带回来的行李。

    “对啊。”只是衣服不多,大部分都在学校和家里。

    “好。”他颔首,像是很满意这个答案。

    宁苒反而听得云里雾里的,好?什麽好?

    但很快,她就知道这个「好」是什麽意思了。裴珩远直接把车开到了自己家,拿下她的行李又按了电梯:“你先回家,我还要去公司。”

    ……回家?

    看宁苒还愣着,他笑着把她送进电梯,“快去,”他一手撑着电梯门,俯身吻了吻她,“等我回来。”

    电梯门阖上了好一会,她才红着脸反应过来,这是同居啊……

    住在一起并没有宁苒预想得那麽难。裴珩远看着挺冷的一个人,但在生活上简直是迁就她到了无底线的地步了,所以除了离学校远一点,其他都很适应。有时候她会想,就这样一辈子吧,挺好的。

    越到年底,裴珩远的工作越是忙。尤其是在圣诞假期前,他几乎恨不得每天都睡在公司。直到宁苒拿到机票,才知道他那麽忙着工作是为了空出几天,带她去旅行。

    因为在这个假期里,有一个重要的日子,那就是宁苒的生日。这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生日,开心到以後那麽漫长的一生,都不会再有。

    假期的後半段时间,宁苒回了家。这是她第一年没跟家人一起过生日,为此母亲还唠叨了她好久。

    “你知不知道你小姨提早一个月就订好了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结果你跑去跟同学过了?”洪文娴把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

    “我跟小姨道过歉了。妈,以後我如果工作或是出差,也没办法每年跟你们一起过生日啊。”坐在沙发上的宁苒俯身从果盘中挑她喜欢的水果,毛衣领口里的一条链子顺着滑了出来。

    “话是这麽说……”洪文娴放下茶杯抬起头,想要跟她好好说说,却正好看见她脖子上的项链。很细的一条,玫瑰金色,是一个大牌特有的玫瑰金色。

    宁苒的家境不错,虽然父亲早逝,但是外公的家业大,也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品质。只是,洪文娴对她一直都颇为严格,给她的生活费和零用钱绝对不足以她随意买这样的项链。

    “你那项链,是怎麽回事?”

    “啊?”宁苒下意识摸了摸脖子,“……就生日礼物啊……”裴珩远送的,是特别定制的,没有夸张的品牌logo,也没有镶嵌钻石宝石之类的,看着朴素,但不影响本身的精致和昂贵。

    洪文娴观察着她的反应,忽然笑问:“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心和脑一起空了一拍。其实这个问题,裴珩远早就和她谈过,他态度果决,没隐瞒的打算,说找个时间告诉她的家人,他说,以後的事情,都有我。

    所以,她也没什麽好隐瞒了,“嗯……”

    “真的?”洪文娴意外又带着点高兴,她不古板封建,觉得女儿大学恋爱了是挺好的事情,感情更简单纯粹些,“同学?还是学长?认识多久了?”

    “哎呀,这些以後再说吧……”宁苒匆忙吃了两块水果站起来,“我去外公家啦。”溜之大吉。

    她不知道裴珩远准备了什麽说辞,所以在他发言之前,她还是什麽都不说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