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二)(第1/2页)

    在宁苒到外公家之前,她不知道裴珩远也在那里。

    “你这……”洪怀祥很意外,但毕竟以他的年纪和经历,什麽事情没见过?“你呀你呀……”他摇着头无奈地笑,“早知道你喜欢的是我们家小丫头,我当年又何必逼着你娶文妮呢。”洪祥怀没有儿子,一直希望他的事业能交给裴珩远发扬光大。

    “洪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若不是以洪怀祥女婿的身份,裴珩远又怎麽能得到那麽多行业的资源和支持,他是有能力,但这个现实的社会,不是有能力就会成功的。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不管了,但是……文娴那边还好点,文妮啊,太死心眼。”洪怀祥叹气。当年他提出这样的利益婚姻,小女儿竟然没有反对,他就知道她的心思。

    “我会好好跟她们谈的。”二楼书房的窗户正对着大门口,裴珩远一眼就看见了踩着悠闲步子走进来的宁苒,手里捧着一大束花,不知道看到了谁,笑得眉眼弯弯的。

    他也跟着扬了扬嘴角。

    洪怀祥看他这样的表情也是一怔,转身朝楼下看去——了然了。这麽多年了,他从未见过裴珩远这个样子,眼里有了温度,整个人都柔和了。

    “去吧。”洪怀祥在他离开前又说:“苒苒……好好对待苒苒。”

    裴珩远认真给出保证:“我会的。”

    猛地看见裴珩远,宁苒惊喜得只想要冲过去抱住他。但碍於在外公家,她只能拼命忍住。

    反倒是他走了过来,朝她张开手,“嗯?”

    她咬着唇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一下子扑进他怀里,“你怎麽来啦?怎麽没告诉我?”

    “见了洪叔就要去找你的。”她的身上似乎染了花香,清幽诱人,“跟我走?”

    当然要跟他走啊。宁苒匆忙上楼跟外公打了声招呼就说有事要走了,奇怪的是外公也没追问,直接放人。

    “你跟外公说了?”说话时电梯门已经开了,宁苒还愣在原地,被裴珩远拉了出来,“说了。”

    “那、那外公怎麽说?”天哪,所以刚刚外公是知道她要跟他出来的?

    推开房门,传来一阵空气清新剂的味道,明显是太久没人住过,刚刚打扫过的样子。房间里没有光线,厚重的窗帘将落地窗完全遮盖起来,像是昏暗的半夜。

    裴珩远忽然抱起她,转身以背撞上房门,连最後一点走廊的光都隔绝了。只有他的眼睛,亮得摄人心魂。

    “洪叔说让我好好待你。”他倾身轻咬她的唇,再一点点含住吻起来。

    宁苒的双眼立刻湿润了。外公的这句话对她来说真的是极大的支持,她的不安她的焦虑都因此平复许多。

    她用力地回吻,一双手伸进裴珩远的西装内,抠着他衬衫的衣扣。

    “想我了?”他让她解开他的扣子,问了一句唇又马上贴回去,胶着地缠着她吻。

    “……嗯……”宁苒软软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回答他的问题还是只是浅浅的呻吟。

    长指进入她最软的地方,裴珩远就得到了答案。里面湿得一塌糊涂,不等他深入,她就急切地收缩着,想要绞纳住他。

    “看来是想了。”他低笑,咬着她敏感的耳朵将她压到墙上。

    宁苒背抵上墙的那一刻,他闯了进来,紧接着就是直捣深处的冲撞。

    “啊啊——”快速的顶弄之下,她只能夹紧挂在他腰上的双腿,可他把缠紧了,他又会更狠劲的撞进去,“轻、轻一点……啊……”

    裴珩远依她放轻了力道,可手上碾着她圆晕的力气却加重,折磨得她越来越难受。

    “裴珩远……”她摇着头快要哭了,不够,已经不够了。

    “要重一点?”他抬手按了按她的眼皮,不让她哭。

    “嗯,要……”宁苒眷恋着他这些小动作,都是在乎她的表现。

    裴珩远不再说话,重新抱紧她,稍稍停歇的力气再次聚集起来,全部给了怀里的女孩。

    越是安静的环境,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