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三)(第1/2页)

    由於前一晚找了藉口外宿,所以隔天早上宁苒回家时也大大方方的。只是刚一开门,就见母亲穿好外出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像是准备出门,又像是刚回来。

    “妈,你怎麽这麽早?”她换了拖鞋走到客厅,近距离一看,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好,“怎麽了?”

    洪文娴看向她,冷冷地开口:“裴珩远送你回来的?”早上她出门买菜,回来的时候正好撞见宁苒从裴珩远的车子下来。一开始她也没多想,但忽然又想到女儿昨晚外宿,这一早的她又怎麽会碰上裴珩远?除非……

    宁苒愣在原地。裴珩远早上有工作必须要赶回去,打算下午再回来,到她家跟她母亲说他们的事,结果,却被母亲先发现了。

    “你以为车子停在前两个路口我就看不到了?”洪文娴的声音高了,明显激动起来,“宁苒,我问你,你昨晚是不是跟裴珩远在一起?”

    本来就打算告诉母亲的,所以宁苒迟疑了下,但还是点了头。

    洪文娴蓦地站起来,冲到她面前,“你……”她深吸口气,“有没有跟他发生关系?”她抓住宁苒的衣服,恨不得剥下来,“有没有!”答案其实不言而喻,只是作为母亲,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他们没有到那一步。

    宁苒没回答,身体在颤抖,眼睛也都红了,就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几秒的静默之後,“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宁苒的右脸上,声响和火热的痛感都足以说明这个巴掌有多用力。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啊?”洪文娴哭得伤心欲绝,“他……他是你姨夫啊……你怎麽能……”

    “不是……”宁苒的声音里也都是颤抖,但却坚定:“他早就不是了。”

    洪文娴瞪着眼看她:“你还不知道错是不是!做了这样的事你还不知道错是不是!宁苒,我什麽时候教你这麽不要脸了?!”

    “妈……”宁苒上前想要抱住母亲,被她反压住双肩,“跟他断了,彻彻底底断了……”

    “……做不到。”宁苒毫不畏惧地看向母亲,固执得近乎顽固。

    伤心加愤怒让洪文娴完全没有一丝理智,半抱半拖着宁苒,将她关进了房间,反锁了起来。“你不跟他断了就别想出这个门口,学也不用上了。”

    “妈……妈你开门,这样解决不了问题啊!”宁苒拍着门,门外的母亲没有丝毫反应。她想起手机……在客厅的包包里。看来只能等母亲的情绪缓和一些再说了。

    隔了几年再次来到洪文娴家,裴珩远的心情却不是以前的云淡风轻,他焦急,担心。给宁苒打的电话一个都没接,他就猜到有事情发生了。

    来开门的洪文娴一点也不意外看到门外的人,宁苒的手机在她手里,她知道他会来的。

    “娴姐,好久不见。”裴珩远进了门,环顾一圈,没见到宁苒。而她的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洪文娴冷哼,“你也不是过来要跟我叙旧的,有什麽话直接说吧。”

    “宁苒呢?有些话,我想当着她的面跟你说。”想到她可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哭,他心里就很不舒服。

    房门被拍了两下,“裴珩远……”宁苒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出来,已经不那麽清晰。她模糊地听见他的声音,一直忍着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下来。

    他的心猛地一紧,直接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宁苒,”他敲了敲她的门,“不许哭。”

    “嗯……”他来了,他就在门外,这让宁苒安心。

    “娴姐,”裴珩远转身看向洪文娴,“我和宁苒的事,你有情绪冲着我来,关着她没有意义。”

    洪文娴觉得他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真可笑:“裴珩远,你伤害了我妹妹还不够,现在连我女儿也不放过?她才多大?你还是她的姨……长辈啊!”

    “我跟洪文妮的事情你们都很清楚,”过去的他不想再说,“至於宁苒,她是成年人,她有权利选择她的人生。年纪上我确实是她的长辈,但身份上,我只是普通的男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