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四)(第1/2页)

    洪文娴哭泣不止的电话让洪文妮连请假都顾不上,连忙赶到了姐姐家。

    “姐,到底怎麽了?电话里也没说清楚。”洪文妮把纸巾盒放到姐姐手里,抽出几张给她擦眼泪。

    “苒苒、苒苒跟裴珩远走了……”洪文娴是有些後悔的,那时她实在太生气伤心了。

    “……什麽?”洪文妮没听懂,“他来接苒苒回去?”

    洪文娴无力地摇头,“苒苒跟他在一起了。”

    这次洪文妮听懂了,但是她无法接受,也无法相信,“姐,是不是搞错了?苒苒跟他……怎麽可能?”裴珩远是她的前夫啊。

    “昨晚苒苒没回来,就是跟他一起。”说到这里,洪文娴又哭了起来。

    都是过来人,洪文妮当然也明白男女过夜的意思。她脑子空了,心乱如麻,安慰姐姐也安慰自己:“姐,苒苒还太小了……被他骗了也不知道……他,裴珩远那种人……不可能是真心的。这次他想要什麽?想要洪家的所有家业吗?”对,一定是这样的。

    “胡说!”洪怀祥刚进门就听见小女儿的这番话,顿时不满,“那天珩远来找我,我说把公司交给他,他都不要。”裴珩远刚刚已经打了电话给他,告诉他事情的始末。他赶来这里,除了安抚女儿的情绪,也想为裴珩远说几句公道话。

    “爸……”见到父亲,洪文娴立刻走到他身边,“爸,让他放过苒苒吧,你看文妮,这些年她怎麽过来的……”

    洪文妮也来到父亲身边,“爸,他不可能没有目的接近苒苒的,您不要被他骗了。”

    “我认识珩远多少年了?比你们都久,他什麽人我知道。”洪怀祥始终相信裴珩远的为人。

    “爸,在事业上他是一个人才,但是在感情上,你了解他吗?你会比我这个前妻更了解吗?爱情婚姻向来都只是他的工具。”感情上,洪文妮认为自己是最有资格评断他的人。

    洪怀祥叹了口气,喃喃道:“他看小丫头的眼神不一样……”

    声音不大,却让洪文妮如遭雷击。不,她不相信,绝对不可能!

    随着开学和外公不时传来母亲情绪慢慢平复的消息,宁苒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她和裴珩远都在等,等一个适合再和母亲沟通的机会。

    进入大二之後,她的学业变得忙碌,双学位的压力渐渐显现出来,周末也被她利用起来,常常反而是她把大忙人裴珩远一个人留在家里。

    所以洪文妮找上门来的时候,宁苒不在家,只有裴珩远,他毫无表情:“宁苒不在。”

    “我知道,我是来找你的。方便进去吗?”洪文妮讽刺地笑了,“总不好在这里吵起来。”

    裴珩远侧身,她便进了门。一眼望去,房子的装修和他以往喜欢的风格无异,只是,处处都有着别人侵占他生活的痕迹。

    洪文妮很意外。从她认识裴珩远到结婚,她从未去过他自己住的地方。婚後的房子里,他的东西永远单独摆放,彷佛他们只是合租的陌生人。也有他固定不可入侵的领域,比如他的书房,永远是锁上的。

    地上的长绒地毯是他不喜欢的,但她知道,宁苒喜欢。沙发上有属於女孩的可爱抱枕,茶几上甚至还有糖果零食。

    她想起父亲的那句话,依旧不想承认,不想承认裴珩远会爱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她的外甥女。

    洪文妮压下心里的痛苦,“我就长话短说了,你这次的目标是什麽?公司?还是其他?你就直接说你想要什麽吧。”

    裴珩远想也没想,“宁苒。”

    快得让洪文妮没有反应过来。宁苒?他是说他想要宁苒?他裴珩远……只是单纯地要一个人?不可能,她笑了出来,“这种话由你说出来不觉得特别可笑吗?”他们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多,但就是这麽短的时间里,他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睡在书房的,这样的人,怎麽可能有真心?

    “洪文妮,当年那段婚姻的利益关系,你清楚的。我是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但你要的我给不了,所以我提出离婚。很公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