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五)(第1/2页)

    从图书馆走出来,宁苒就看见五分钟前打电话给她的洪文妮。她低着头走过去,藏着脸上的不知所措:“……小姨。”

    在这件事情上,洪文妮从未怪过她,拍了拍她的头,“走吧,跟小姨去吃饭。”

    “我妈……还好吧?”母亲的情况宁苒都知道,只是想要更确认。

    “好多了,周末回家吧,她想你也不会说出来。”洪文妮没什麽胃口,吃了几口东西就放下了筷子。

    从刚刚见面宁苒就发现了,小姨的情绪不好,“小姨,我跟裴……我跟他……”她不知道该怎麽说。母亲心痛,她知道小姨心里也一定不舒服。

    “苒苒,”洪文妮伸手握住她的,语气悲切:“小姨不怪你,你还太小了,很容易被骗被一个人的外在迷惑。裴珩远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城府太深了。当初我也以为我可以改变他,但结果你也看到了,小姨不想让你重蹈小姨的覆辙,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宁苒知道小姨是为了她好。她虽然年纪小,但感情不是依靠年龄的,而是心。裴珩远或许是一个城府很深的男人,但他也是真的对她好。她知道的,他爱她,即使他从来没说过。

    洪文妮见她沉默,便愈加用力说服:“苒苒,你往後的路还那麽长,不能毁在这样的人手里。现在抽身还来得及,跟他分了啊苒苒。”

    “来不及了。”宁苒终於开口,还是一如既往地坚定,“我相信他,不会和他分开。”她只爱这一个人,往後余生纵然还有那麽长,可她确定,她只会爱他一个。

    洪文妮觉得自己一定眼花了。宁苒此刻的表情,竟和裴珩远刚刚笑着说「为什麽不可能」的时候是那麽相似。是坚定,是认定彼此的那种表情。

    不,即使如此,洪文妮依然无法相信。裴珩远一定是一个好演员,这只是他伪装出来的。

    宁苒没让洪文妮送她。她和裴珩远住在一起,再让小姨送她回去……实在不合适。但临走时,洪文妮还是跟她说了,让她尽快搬回学校,理由是如果让学校知道了,又是一场风波。

    到了家楼下,宁苒看见裴珩远站在那里,等她。

    她快步朝他走去,“等我吗?”她笑得满足。

    “说了要去接你的。”他伸手牵过她的。

    “吃饭的地方很近啊,不用接来接去的。”她另一只手也缠上他的手臂,扬起脸问:“你给我买草莓了吗?”下午在图书馆忽然很想吃这个,她就传简讯指使某人去买了。

    “看书时也只想着吃?”裴珩远用力揉了揉她的头,但语气很宠:“买了。”

    在大门口的不远处,停着洪文妮的车。她看着那个让她觉得完全陌生的男人,看着他亲自在门口等宁苒,主动牵她的手、摸她的头,还任由她晃着他的手臂像是在撒娇。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的动作就可以知道他有多纵容。

    洪文妮的双手不住颤抖,好一会之後才升起车窗,车子飞驰而去。

    进了家门,宁苒反而安静了下来。她忽然捏了捏男人的手,“你跟小姨,当初为什麽会离婚啊?”

    裴珩远低头看了她一眼,直白回答:“利益婚姻。”

    她哦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他曲起长指敲了敲她的额头,“乱想什麽。”

    “没有乱想……”只是在想,为什麽小姨会对他有这麽大的偏见。“小姨说,让我搬回学校,不然学校知道了会不好,还有我妈也会……”

    “宁苒,”裴珩远打断她,微微俯身,视线对上她的,“我们结婚吧。”

    “结、婚?”宁苒惊讶得只是结巴着重复他的话,“我们?”

    “我们结婚。”他坚定地重复,“你母亲同意的话,我们马上就结婚。如果她不同意,就多等一年,你满二十一岁。”原本是想等她毕业之後的,但直觉地,他想要提前。

    宁苒明白他的意思,满二十一岁之後,就不需要得到监护人的同意了。

    “要嫁吗?”裴珩远带笑的唇靠近她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