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十七)(第1/1页)

    洪文妮最终因为服食过量药物导致脏器衰竭而死。她吃了很多种药,每一种药的数量都极多,是狠了心不给自己任何活路。

    裴珩远是半夜赶到的。

    洪怀祥藉助药物作用暂时睡下了。洪文娴强打着精神和情绪照顾父亲,她顾不上宁苒,裴珩远来的时候她直接让他到楼上去陪着宁苒。

    事情的经过洪文娴已经没有力气再细说,她只说,文妮真的很爱你。

    这句话让裴珩远有不好的预感,但他也没心思多问。疾步上了楼,没敲门直接推开了宁苒的房门。

    她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手机,眼睛很红,脸上都是泪水。

    他蹲在她面前,伸手擦她脸上的泪水,然後一把抱进了怀里。

    熟悉的怀抱和力量将她包围,宁苒好像这一刻才反应过来是他来了,泪水再次汹涌地掉了下来。

    裴珩远将她用力压在胸膛,低低地安抚:“哭吧。”

    宁苒哭得很凶,哭了很久,能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已经沙哑了,“……小姨,穿着、你们结婚时的婚纱……”这一幕,她一生都忘不了,“她说、她很爱你,也很爱我,她接受不了我们结婚……”

    宁苒手里的手机,是洪文妮的。里面有一条未传出的简讯,收件人是宁苒。内容像是遗言:苒苒,小姨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了。你和裴珩远要结婚……苒苒你知道吗?这麽多年,在我心里,他始终是我丈夫,可是,现在他要跟你结婚了……我真的很爱很爱他,我也真的很爱很爱你。那天我看到他牵你的手,摸你的头,我已经心痛得无法承受了,我真的不敢想,你们结婚以後,我该怎麽面对你们……

    宁苒一直以为,洪文妮是恨着裴珩远的,可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爱。

    “宁苒,不要去想了,不准去想了!”裴珩远的语气带着强硬。这样的事情,他一辈子都不想她再去回忆。

    两天之後是丧礼。躺在棺木中的洪文妮换下了婚纱,穿上了她生前最喜欢的衣服。这是洪怀祥的意思,他不想小女儿下辈子也被这一身嫁衣束缚了。

    事情都结束後,洪文娴搬回去跟父亲一起住。父亲年纪大了,大病一场又经受丧女之痛,身体大不如前了,她想好好陪着父亲。

    裴珩远和宁苒的事情,洪文娴看开了,也不想再管了。她已经失去一个妹妹了,不能再失去女儿。

    裴珩远来接宁苒的时候,她不肯跟他走。前两天都在忙丧礼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好好谈过,他理解她现在的心情,但是,“跟我回去,你怎麽闹都可以。”

    回去?“怎麽回去?裴珩远,我们还怎麽能在一起?”她抬手压在哭疼的双眼上,依旧止不住泪水。

    见不得她这个样子,裴珩远上前一步把她抱进怀里,用尽了他的温柔哄她:“会好的,以後会好的。”

    “……那是一条人命,那是我小姨啊,她是因为我才……你能不在乎吗?”宁苒没有抗拒他的怀抱,反而用力抱得很紧,像是最後一次那样,用尽力气抱紧了他。

    “宁苒,我不是神,我没有办法在乎那麽多人,我只在乎你!”他低吼着,剧烈起伏的胸腔下,是即将碎裂的心。

    他的话让她哭得更伤心,无法呼吸,“那你应该知道,我、没办法跟你在一起了……”

    “宁苒……”裴珩远咬牙切齿地压抑着心痛。他什麽都可以答应她,只有这件事不行。他闭了闭眼,沉痛道:“不要逼我。”他从来没有这样痛苦,从来没有这样无奈,从来没有这样不知所措。

    也从来不知道,心,可以这样痛。

    宁苒只是哭,不停地哭。

    到最後,他投降了,心软了。他缓缓地吻了吻她的髪,在她耳边落下哑得几乎不成调的一句:“宁苒,我宁愿你要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