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梦(2)(第1/1页)

    可惜一开口就打破了这种美,还有那双仿佛浸了毒似的眸子,让人看了非常的不舒服。

    “你个贱女人!不知怀了哪个男人的野种!还想在丞相府待着!都是因为你这个野种的降临,害得老夫人生了重病,一命呜呼了!”

    “什么?!”宁心颜一脸的不敢置信,眼中满是悲痛。

    老夫人算是这府中唯一待她们这一家子好的人了,竟然逝世了。

    想到此,她不禁黯然神伤。

    “哼!惺惺作态!”那女子蓦地后退,露出了她身后的两个大汉。

    “把那刚出生的野种扔了!”

    “是!”

    两个大汉立马向宁心颜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宁心颜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孩子。

    玄天,你在哪儿?我们孩子有危险,你快回来……

    “不许过来!”沈妈气势如虹的挡在了前面。

    两个大汉瞬间一拳向她打去,沈妈闪躲着,显然,她是个练家子。

    不过,她坚持不到一分钟,便被打趴了。

    “沈妈!”宁心颜咬着下唇,泪眼朦胧。

    “啊!”孩子被大汉夺走了,他大步地向外走去。

    “妹妹!放开我妹妹!”宁六年嘶声裂肺地喊道。

    “呜呜……”宁七月还没见过这场面,瞬间被吓哭了。

    他们俩都被另一个大汉禁锢在怀中,不得动弹。

    “呵!宁心颜!跟我斗!你永远都赢不了。”那女子唇边一抹不屑极其明显。

    她转身离去。

    另一名大汉放开了他们兄妹俩,也跟随其后。

    “六年!快!去追你的妹妹!”宁心颜抓着宁六年的手臂,急切道。

    “嗯,母亲放心。”少年点点头,便追了上去。

    “呜呜呜呜……哥哥……妹妹……”

    “七月乖,七月不哭……”宁心颜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

    “呜呜……”

    *~*~*

    “啊!”宁七月从梦中惊醒,冷汗直流。

    “呼呼……”大口的喘着粗气,她不禁泪如雨下。

    她穿越来这个世界时,就是刚出生的时候,所以这里的一切,她都认真对待,感同身受,因为在现代她是个孤儿,所以对待这里的一切,特别是亲情,她很珍惜……很珍惜……

    十一年前,娘亲刚生下妹妹九日,便被柳琴那个女人以害死了老夫人为由给抱走了,哥哥六年追去,从此杳无音信,再没回来过。

    娘亲撑了一年,便不行了,如今,已逝世十年。

    刘妈,因被打,留下了后遗症,去年,便逝世了。

    如今,只剩下她一人了……

    “别哭了。”

    略显低哑的男声响起。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抚着她的背,一下又一下。

    “呜呜……慕白哥哥……”她转身抱住了他,哭得昏天黑地,梨花带雨。

    微微动了动唇,玄慕白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似习惯了般,只是缄默地拍抚着她的背。

    “你忘记了吗?是你自己说的,要坚强地代替所有人活下去。”玄慕白再次开口,声音低哑暗沉。

    “嗯!”宁七月坚定的应了声,离开了玄慕白的怀抱。

    “呼~”她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玄慕白收回手。

    就在这时,一道尖细地声音传来:“宁七月接旨!”

    宁七月愣了一下,与玄慕白对视一眼,便下了床,向门外走去。

    一天可能两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