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明阳城(第1/1页)

    门外一堆不常见的人都站在这偏僻又破旧的小院内,柳琴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她,那个代替了苏叔叔丞相之位的人也一样。

    宁七月变得更冷漠了,仿若刚刚那个嚎啕大哭的人不是她。

    “宁七月接旨。”她跪在那太监前面,身后一众的人也跪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前丞相之女宁七月,水性杨花,品性恶劣,行为不端,已然威胁到南昔国的颜面,特此,贬其为军妓,即日起发配边疆!不得有误!钦此!”

    太监念完,一脸高傲地看着宁七月。

    “宁七月!还不接旨!”

    宁七月忍着要把这太监一拳干飞的冲动,接过圣旨,干巴巴的开口道:“谢皇上!”

    我诅咒你全家祖宗十八代断子绝孙!生孩子没**!

    暗戳戳的想着,宁七月心里好受多了。

    “呵呵!宁七月,从现在起,你就是一个妓了,怎么样,如愿的感觉好不好受?”柳琴笑得灿烂,在宁七月眼里,就像是一只高傲的母鸡。

    只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并未言语。

    宁七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小破屋。

    这下清净了,也没人找她麻烦,可能是看在她“可怜”的份上吧!

    “这个狗皇帝!死皇帝!猪皇帝!真是要把我气死了,竟然给我安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名头,还真是看得起我啊!”宁七月忿忿道,手握成拳。

    “别气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会保护你的。”玄慕白把一只手放在了她的拳头上,轻轻包裹着。

    “嗯。”宁七月点了点头。

    “只是我需得跟老爷说说,所以你要等我。”玄慕白再次开口道。

    “好。”

    他所说的老爷是个黑衣人,宁七月见过他一面。

    他说他是她父亲的老友,是来帮助她的,宁七月也信了,只是他的身份似乎不便挑明,于是派了玄慕白暗中保护她。

    玄慕白是个孤儿,从小得那位黑衣人所救,他陪了她一年了,帮助她度过了很多个阴谋诡计,所以,宁七月很是信任玄慕白。

    “那你要快点。”宁七月再次开口道。

    “好。”这次,到玄慕白许诺了。

    *~*~*

    翌日,清晨。

    车队早早地就出发了。

    一共十几辆马车,护送的,可不只是宁七月一个,还有其它军妓。

    大部分是罪臣之女。

    但是不是罪臣,就不一定了。

    马车行驶在路上,由皇上直属的乔家军护送,前后皆有人。

    “啊!”一名女子的尖叫响起。

    “叫你逃!叫你逃!”唯一一位跟随的嬷嬷的声音,毕竟她们也要如厕。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不跑了!不跑了!”那女子的哭喊声再次响起。

    “哼!你个小贱蹄子!注意点!再有下次!把你腿打断!”那嬷嬷恐吓道。

    “唉……”宁七月轻不可微的叹了口气,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一路过来,就没个安生,既然没那能力逃出去,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十二天后。

    车队抵达了明阳城,明阳城是在边疆的阎将军所建的。

    听说,阎将军其实是皇帝的儿子,但只是与婢女一夜情得到的,所以幼年就被扔到了边疆。

    怎料,被贬到边疆的前丞相苏亦收养,终成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