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毫无愧疚?(第1/1页)

    走向中间那个最大的营帐。

    宁七月被蒙上了眼睛,黑漆漆的一片,很没安全感。

    “将军。”有人行礼。

    “阎将军啊!这是宁七月,给您带到了哈!奴婢就退下了。”容嬷嬷福了福身,走了。

    没有人压着宁七月了,一时的空荡让她很不习惯。

    她一把扯下了黑布,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眸子。

    无一丝的亮度,深不见底。

    一时,她愣住了。

    “进来。”眼前的人开口,随后转身进去。

    宁七月这才看清,原来,她站在营帐的门口。

    踏步前进。

    外面守着的小兵将帘子放下。

    里面很简洁,一张大床,一张桌子,三个板凳,还有一排的黑袍,大的物什就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过来。”坐在床上的阎将军开口道,声线没有一丝起伏。

    宁七月深吸口气,走到了他的跟前。

    “阎亦千。”他淡淡开口道。

    宁七月一时没反应过来,啥?

    “名字。”他似乎有点不耐。

    “噢……宁七月。”

    “坐。”

    阎亦千似乎看不下她在那干巴巴的站着了。

    宁七月环顾了一圈,快速地搬了个凳子,坐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她动作,阎亦千只是蹙了蹙眉,并未说什么。

    待她坐好,他才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是师傅的女儿,而是师傅朋友之女。”

    啊哈?

    宁七月愣住了,眨眨眼,她刚刚的推断那么快就被打翻了?

    “我不会拿你怎样,但是我和你不熟。”阎亦千再次开口道。

    “……嗯。”宁七月有些犹豫的应了一声,不知道他要说些啥。

    “所以,你出去。”阎亦千看着面前的女孩再次愣住,一双秋水剪瞳再次眨呀眨。

    不由得从心底生出一股烦躁,就是她,害得师傅家破人亡,还装什么无辜。

    “出去!!”蓦地,他大喊一声。

    宁七月吓了一大跳,猛地站起身。

    向帐门跑去。

    “嘶!”

    “砰!”

    一股巨大的力挟住了她的右肩,随后,她被用力的甩在了墙上,后背一阵麻痛。

    “宁七月,你知道,你害死了多少条人命吗?是什么让你毫无愧疚的活下去。”特意压低了的咬牙切齿的声音,让宁七月心里发怵。

    同时,一股无力感漫上心头。

    她冲他喊道:“我毫无愧疚?你怎知我毫无愧疚?在丞相府生活的后面十二年,每天,我都会想到苏叔叔!还有苏家人在断头台的模样,再后面,我时时刻刻被梦魇缠着,我和哥哥妹妹分离的那天!你以为是我们的错?真正错的是那在高位的狗皇帝!为了掌握大权,以我们为由,把苏叔叔的权利全部回收,是他的野心害了苏叔叔他们!我们只是导火线罢了!是狗皇帝找的一个借口!!”

    喊完,她的声音也哑了。

    阎亦千就静静地看着她,并未言语。

    她说的那些话,师傅也说过,他也知道……但还是有些控制不住……

    深吸口气,他垂下眸子。

    “对不起。”

    纳尼?画风转的太快,她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