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文羽阳(第1/1页)

    夜凉如水,一夜无梦。

    翌日。

    宁七月睁开眼睛时,天已大亮,日上中天。

    而阎亦千早已起床,他躺的地方温度凉凉的,显然已经离开多时。

    “唔!”宁七月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便下了床。

    走出营帐,阳光有些刺眼,宁七月用一只手挡着光。

    “小姐,你起来了呀!我带你去洗漱吧!”一名小兵站在她面前道。

    “好。”她应。

    营帐不远处有一条小河,大家平时都在那洗漱沐浴,或者回明阳城。

    洗漱完毕。

    那小兵再次开口道:“本来是准备了早餐的,没想到……嘿嘿……”小兵憨厚的笑了两声。

    “没想到我睡到了中午吧!”宁七月补充道。

    “嘿嘿……小姐你说笑了,将军说,等他回来一起吃吧!”

    “嗯……好啊!”宁七月欣然答应,话题一转,再次开口道:“那个,你不要叫我小姐,怪别扭的…嗯…我叫宁七月,你叫我名字就好了,你呢?叫什么名?”

    “哦!宁姑娘,我叫妙生。”

    “嗯!妙生小伙。”她像模像样的学着。

    “嘿嘿……那宁姑娘在这等将军吧!或者我带你转转也行。”妙生摸摸头,道。

    “好呀!你带我转转吧!”七月道。

    “嗯!好!”于是,七月跟着妙生后边,妙生边走边介绍。

    “这里,将军最大,原来最大的是苏军师……就是宁姑娘的父亲,苏军师一年前走了…虽然走了,却给我们留下了阎将军,这么说,宁姑娘也能理解吧!”妙生回头看了七月一眼道。

    “能理解,有苏……父亲才有现在的阎将军嘛!”

    “嗯,是的!”妙生很是开朗的点了点头,眉眼弯弯。

    宁七月只是微微一笑,在众人眼里,她一直都是前丞相之女,既然如此,就这样吧!

    迎面走来一人,身着月白袍子,看起来文质彬彬,似书生一般。

    那人走至面前,妙生拱手行礼,“文军师。”

    文军师摆摆手,看向了宁七月,眸中带柔,整张脸看起来很温和。

    “这位姑娘就是苏大人的女儿吧!”这是肯定句。

    知道还问。

    宁七月面上挂着纯良的微笑,心底吐槽了一下。

    “是,你就是现任的军师啊!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一般大呢!”七月喟叹,这是真的佩服,看人家年少成材,再看看自己,区别。

    “哈哈!姑娘真会夸人,我已经是双十年华,比你大了五岁呢!”他笑得温润,让宁七月有瞬间的不好意思,刚还吐槽了他一下。

    “嗯…在下宁七月,敢问军师尊姓大名?”七月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

    “在下文羽阳。”

    “哦。”宁七月了然的点了点头。

    “文军师,你来这干嘛的呀?不是要和将军训练新兵吗?”妙生问。

    “哦!对了,妙生不说,我差点忘了,是将军叫我带七月姑娘去看练兵的,七月姑娘,快跟我走吧!”文羽阳看着宁七月道。

    “噢噢!那走吧!”七月应道。

    “那,七月姑娘,我也先去训练了,一会儿再见。”妙生道。

    “嗯,好。”语罢,七月连忙跟上前面文羽阳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