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分为二(第1/1页)

    他走得很快,这就是常年生活在军地的人么?看着那么文弱,结果走起路来步步生风。

    不一会儿,就到了训练场地。

    宁七月跟着文羽阳走上了高台,阎亦千也在上面。

    “将军。”文羽阳拱手行礼。

    “嗯。”阎亦千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惜字如金。

    文羽阳走到了阎亦千的另一旁,这下,七月在阎亦千的右边,相距不到半米。

    阎亦千并未开口说话,宁七月盯了他好一会儿,发现他真的没有开口的意味,便不再看他了,而是看向了底下正在训练的新兵,一眼过去,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皆是裸着上半身,汗水挥洒的男人。

    一分为二,赤目相对。

    这样,不怕他们真的打起来了吗?

    宁七月微微蹙眉,并未言语。

    “啊!”随着一声吼叫。

    底下瞬间一片混乱。

    “将军,是皇都的张家公子和王家公子。”

    “嗯。”阎亦千点了点头,一双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晦暗不明,深不见底。

    “将军,王家公子王乍与东夜皇子裴尘冥近年来走得特别近,相言甚欢,无话不谈……”文羽阳拿着不知从哪出来的羽扇,轻轻地扇风,这里味儿很大,难闻。

    “而张家公子张熙希,与十六公主在前年就订婚了,今年年底就要成婚,也算是属于皇家的一份子了吧!啧啧!”文羽阳摇摇头,一副兴趣盎然的神情。

    “一个皇帝,一个东夜质子,这是准备在将军这儿开个战场啊!”

    一旁的宁七月似懂非懂,东夜皇子?质子?

    阎亦千终于用正眼瞧她了,不过只看了一眼,便又把头转回正前方,淡淡开口道:“当今大世,四国鼎立,按照强弱排名,第一东夜国,第二南昔国,第三西未国,第四北央国,东夜国强,别国自是惧怕,怕被吞并,除南昔国外,其它三国皆有联姻,所以三国要求,东夜二皇子到南昔国当质子,若不如此,三国便会联盟攻打东夜国,东夜二皇子与太子乃一母同胞,感情深厚,东夜太子擅筹谋,有智慧,东夜二皇子擅武功,轻功更是一绝,可与我相比。”

    “嗯……嗯!”宁七月了然的点了点头,又看了阎亦千一眼,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跟她说这么多。

    一旁的文羽阳,早就把关注从新兵那投到他们二人的身上了。

    “啧啧,有点意思。”他莫名其妙的道了一句。

    “什么有点意思?”宁七月疑惑的问。

    “当然是~”才说了三个字,便感受到了一记凛冽的目光,如寒冬冰刺般,一点一点的划过他的脸。

    文羽阳瞬间闭上了嘴。

    阎亦千这才收回视线,看着底下已经乱成一团的新兵,似乎在想些什么,眼神悠远,晦暗如渊。

    *~*~*

    三天后。

    训练场上,一身黑衣裹身的宁七月在那扎着马步,姿势标准,悠然自得。

    而阎亦千站在她的身前半米处,双手负后,一身黑裳将他的身形完美的勾勒出来。

    这训练场就他们二人。

    “可以了。”

    阎亦千淡淡开口道。

    宁七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边疏松疏松筋骨,边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