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玄慕白(第1/1页)

    “我就说嘛!我都扎马步扎了一年了,每天三个时辰,现在早已得心应手,你还非要我扎半个时辰,我有什么好骗你的。”

    一年前,慕白哥哥来到她身边后,要求她每天扎马步,并传授了一些适合她的功夫,不过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防身罢了,想到这儿,慕白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唉!

    “嗯,如此便好,从今天起,我传授你武功,你不是军妓,是我的贴身侍卫。”阎亦千淡淡开口道。

    “好!”宁七月欣然答应。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练了一天的武功,宁七月是真的累瘫了,因为阎亦千真的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刚刚让她与他过招,他说他只出一招,结果……那一招要命啊!

    一脚把她踢飞了三米远。

    丢!

    左腰疼得不行。

    宁七月边想,边看了一眼旁边的黑靴子,哼!这厮以后肯定凭实力单身!

    “还不起来?”明明是问句,阎亦千说起来却带着压迫感。

    宁七月咬牙,往旁边随手一抓,抓住了阎亦千腰侧的衣袍,用力一扯,她便站了起来。

    阎亦千并未言语,只是用眸子盯着她,极具威胁。

    宁七月立马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离他远一点。

    “今天,练到这,明天继续。”阎亦千淡淡说道。

    随后转身准备离去。

    “诶诶诶!等等!等等!”宁七月蓦地叫住他。

    脚步停下了,人却没转过身。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阎亦千再次迈开步子。

    “砰!”的一下,虽然声响不大,但在这空荡荡的训练场中,格外清晰。

    阎亦千蹙着眉,看着面前多出来的双手,开口道:“下去。”

    “我不!你把我练残了,你就得负责把我背回去!”宁七月开口道。

    死死的搂住他的脖子,绝不松手!

    “砰!”

    “哎呦!”宁七月瞬间疼的叫出声,阎亦千那个老光棍!活该!祝你单身一辈子!

    躺在地上,宁七月已经不想动了,全身都疼啊!

    阎亦千把她扔下去后,便大步离开了。

    “七月。”低哑暗沉的嗓音突兀地响起。

    宁七月定眼一看。

    “慕白哥哥!”她惊喜的唤。

    “嗯。”玄慕白应了声,眼里是蔓延开来的温柔。

    “你去哪儿了?怎么那么久?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宁七月蹙着眉,担忧的开口道。

    “路上遇到了杀手,所以慢了些。”

    “杀手?有人雇佣杀手来杀你?!”宁七月惊讶道,一脸的不敢置信。

    “嗯。”玄慕白垂下眼帘,点了点头。

    “可是……为什么呢?是谁想杀你?”宁七月追问。

    玄慕白微微启唇:“一些陈年旧事罢了,你没事吧?”

    “哎呦!你一说,我立马又觉得全身都疼了,快!带我回去军营!”宁七月显然也不想讨论这个有些沉重的问题,竟然慕白哥哥不想说,那就算了。

    “嗯。”玄慕白点头,将宁七月横抱而起,脚尖轻点,便快速地消失在了原地。

    高台旁的一棵大树,阎亦千缓缓走了出来,本来还担心她,没想到有人抱她回去了。

    想到此,阎亦千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