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没有开战(第1/1页)

    宁七月赶到东夜国的边关岈城之时,已是两天后的事了,一切事情早已尘埃落定,而看到鲜血染红战场的她,也没有丝毫惊讶,只是心里有点闷……

    今天上午,即将赶到之时,军师文羽阳表情古怪的对她说了一些话。

    “宁将军,刚刚我收到将军的飞鸽传书了,有些事要跟你说一下。”

    迟疑了几秒,他似乎在斟酌着怎么开口。

    “其实,南昔国和东夜国并没有打战。”

    他先总结了一下,就看到宁七月一脸震惊加懵逼的眼神看着他。

    文羽阳只能硬着头皮道:“这是将军让我先不要告诉你的,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宁七月用了一分钟消化了这消息,勉强压着心里空落落的难受感,和一丝丝烦闷。

    开口问:“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恩……大概是这样的,东夜国有一国师,名明山,他曾经救过东夜国太上皇,然后就被太上皇带回东夜国了,封他为国师,赐黄金白银共三万八千九百九十九两,赐宅——”

    “停!”宁七月顿时感觉心里更烦了。

    “你就不能说重点吗?!”她道,很无奈。

    “咳咳……行,我长话短说。总而言之,这东夜国国师在东夜国任这职位几十年了,现任东夜皇帝即位,明山也一直在,势力盘根错节,纂养死士八万……”突然收到宁七月一记凌冽的目光,文羽阳瞬间决定,他得长话短说更短说了。

    “反正,这国师是来自西未国的奸细,现今的皇帝知道后,自是要将之除去,怎奈这国师在朝廷上的人太多了,为了一网打尽,他们一拖再拖,刚好此时遇到了能够号召狼群的驲氿柠,曾经是西未国的人,总而言之,就是国师要把驲氿柠带回西未国,也决定在东夜国收网,东夜皇帝决定将计就计,于是就有了东夜太子与将军合作的这一幕,具体交易不清楚,只知道东夜是为了清理奸细,而将军能得到什么,就不知道了,大概就这样。”

    说完,文羽阳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他当初阻止七月来边关的原因,不过……将军也预料到了,便随她而去吧!

    *~*~*

    回忆到此结束。

    宁七月站在城墙上,看着还没清理过的战场,微微抿着唇。

    此时正值午后,大概五、六点的样子,斜阳的暖色照着大地,要是没有这浓重刺鼻的血腥味,或许这场景会更美一些,如今却只是被照得更加彷徨、凄凉了。

    阎亦千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看着前面,女人娇小却气势凌人的背影。

    他再次叹了口气,是他不对,早知道先告诉七月了。

    微微踏步上前,他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七月,别生闷气了,随我吃饭去吧,明天一早要去东夜国皇都,要赶路,吃饱了早点睡吧!”

    宁七月内心一动,所有的情绪随着他这一番话皆灰飞烟灭,微微垂眸,敛下内心的波动,她轻轻点头:“知道了。”

    话落,转身就走。

    阎亦千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暗流涌动,无声的叹了口气,他迈步跟随着她的步伐。

    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