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将军谦虚了(第1/1页)

    还有……

    她带三万兵马前来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帮阎亦千攻打东夜东夜士兵的……他们这样说得她都虚了。

    太子应该是知道的吧,为何还夸她?

    还有,这个座位安排……

    东夜皇帝到底怎么想的?

    思绪渐行渐远,却蓦地被阎亦千拉了回来。

    “七月,有人找你。”

    低沉的声音入耳,让七月心头一跳。

    “嗯?”她有点懵的看向了阎亦千,忽视了站在桌前的少女。

    “……驲小姐找你。”他被她盯得心跳一滞,随即淡淡转开眼道。

    七月也回过了神,看向眼前的少女,开口:“这位…日……日小姐,你找我?”有日这种姓吗?到底是哪个ri?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啊!

    她在现代呆了十几年,才只是学了冰山的一角。

    “是啊!宁将军好呀!我叫驲氿柠。”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一身鹅黄色轻纱,竖着头上只在发髻中插了一根簪子,其余发丝自然垂落在双肩,明眸皓齿,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此时正笑着看她,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真是个可爱又纯净的女孩子呢。

    七月如是的想着。

    对上了驲氿柠的眼,也笑了笑,开口:“我叫宁七月。”

    闻言,驲氿柠似乎更开心了,开口道:“我可以叫你七月姐姐吗?将军来将军去的,这称呼怪冷冰冰的”

    “可以。”七月立即应下,这也没什么,而且,第一眼见到这女孩子,就…很有好感。

    驲氿柠眉眼弯弯甜甜地喊道:“七月姐姐。”

    “嗯。”七月很是矜持地点了点头,因为她实在是不懂该说啥,不善交际。

    “七月姐姐,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驲氿柠并不介意,继而问道。

    “随你。”七月道。

    于是驲氿柠坐在了她身边,在外人看来,她那张小嘴喋喋不休的在讲着些什么,而宁七月时不时的应一句,面上闪过丝丝的笑意。

    看着分外和谐。

    在太子旁边坐着的年轻男子看见了,也是莞尔一笑。

    晚宴至一半时,男子站起身,向七月这边走来,手上还端着一杯酒。

    “喏,我哥哥来了。”驲氿柠很快就发现了自家哥哥的步伐,对着七月道。

    七月闻言,向前看去。

    只见,一身着青衣的男子,近一看,他似沐浴春风般的温和,偏偏眉目间带着淡漠,就像那高山之巅的雪莲,眺望时,觉得很近,实则相隔千山。

    他嘴角带着笑,走到了七月和氿柠的面前,拿着酒杯,他看着七月,开口:“早闻宁将军比之男儿有过之而无不及,闻名不如见面,当真器宇不凡,琉念敬将军一杯。”

    语落,他动作优雅地将杯中酒饮尽。

    在他开口说话前,七月就已经站起身来了,她不喜欢被人俯视的感觉,虽说她站起来也没驲琉念高,不过,重在气势。

    驲氿柠也是一脸笑盈盈的站起身,在旁边看着他俩。

    “驲公子谬赞了,七月也敬公子一杯。”说罢,喝下了这宴会开始后的第n杯酒。

    期间很多大臣都来敬过酒,当然,没阎亦千那边多。

    “将军谦虚了。”驲琉念说完这话后,就一直盯着她看。

    准备好了吗,一起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