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第1/1页)

    玄慕白扯下了那黑衣人儿子的面纱。

    赫然就是西未太子。

    玄慕白微笑,“好久不见啊!我的太子哥哥。”

    说罢,他缓缓摘下了面具。

    “是你!”西未太子瞬间认出来了。

    能不认出来吗?他派那么多人追杀都没死成!

    “是我,看到我还活着,太子哥哥很惊讶吧。”玄慕白拍了拍的脸。

    “还有……”玄慕白的视线转移到了孟竹冥的身上,“皇叔。”

    ……

    ……

    待到事情解决完,一行人都到了西未皇宫。

    是时候捋一捋了。

    与夕殿。

    所有人都坐在这,太多太多的事,是他们意料不到的了。

    七月都不知道从哪开始了。

    她深吸了口气。

    “氿柠…你是…”

    还不待她说完,驲氿柠已经蹦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她。

    “我是姐姐的妹妹!我叫宁九日!”

    七月明明早已经猜到了,但真正确认的这一刻,她的心湖就像投掷了一颗石子般,波涛汹涌,难以平静。

    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回抱住了宁九日,她一出生就再也没见过的妹妹。

    透过青丝微遮,七月看到了她的哥哥。

    驲琉念……驲氿柠……宁六年……宁九日……

    原来如此,原来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在东夜时就已经相见了。

    宁六年走过来,抱住了他的两个妹妹,心下微涩,又仿佛心口缺的那一块填满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

    坐在边上的颜心,不知怎的,心骤然地痛起来,一些画面闪过了她的脑袋。

    ……

    “六年……七月零……九日……就叫九日,九日……”

    “七月,这是你的妹妹,你要好好照顾她,爱护她,关怀她,知道了吗?”

    “妹妹?”

    “嗯,妹妹。”

    “妹……妹!妹妹!妹妹……照顾……妹妹……”

    ……

    “妹妹!放开我妹妹!”

    “六年!快!去追你的妹妹!”

    “呜呜呜呜……哥哥……妹妹……”

    ……

    “啊!”头痛得厉害,那些片段一闪而过,怎么想也想不到完整的,颜心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一直在一旁看着她的玄天下了一跳立马把颜心抱了起来。

    玄慕白当机立断道:“传太医!”

    ……

    太医给颜心诊脉,最终的出的结果是,颜心是被下药了,所以抹去了以往的记忆。

    不过这药效是具有时效性的,等半个月一过,颜心什么都会记起来。

    于是大家才放下心了,回到了大殿。

    娘亲那有爹爹守着……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娘亲了。

    七月如是的想着。

    九日和六年还未认父,他们还生着气。

    自家的事情都差不多了,七月看向坐在主位的玄慕白,开始了灵魂拷问。

    “慕白哥,你到底……出了什么事?”

    七月迟疑道。

    玄慕白知道,在他和七月相识的那天起,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想着那些有些悠远的事,他缓缓开口道:“我是西未的皇子,但在我出生前一年,太子就诞生了。

    西未皇子一脉单薄,就我和太子两个皇子,其余的都是公主,那时还未立下储君,太子的母亲是皇贵妃,我的母亲只是个小妃子,在一次她中毒后,深知保不了我,便决定将我送离皇宫,待到长大后再回来。

    没成想我刚离开一年,母亲便逝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