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比赛(第1/1页)

    听着感觉还挺有意思的,不过赢的国家会很有脸面,所以四国都对当魁首抱着极强的胜负欲。

    这两天,七月并未单独见过阎亦千,所以此时也期待起来。

    几个月没见了。

    到了皇宫后,有专门的太监为他们带路。

    一路走至太清殿,进入大殿后,太监带他们走至了各自的位置。

    位置是按照实力排列的,北央国排在第四位,所以位置靠后,在右边第二个。

    当影子落在日晷的八点整时,四国代表都到齐了。

    左上是东夜国代表,东夜太子和东夜二皇子,还有三个大臣。

    右上是南昔国代表,除去该坐在主位的阎亦千,坐镇的是张熙希和文羽阳。

    左下是西未国代表,坐镇的是西未皇帝和西未二公主,还有两个大臣。

    右下就是七月一行人了,他们一家人都整整齐齐的坐在这了。

    只听见太监叫喝了一声。

    阎亦千穿着龙袍从大殿外走进来了。

    气势十足,不怒自威。

    走至皇位坐下,底下一众人同时朝他敬酒,并未跪拜,这是四国联会的规矩。

    阎亦千也拿起了一杯酒,说了一些官方台词,便饮尽杯中酒。

    一众人又转战另个殿,开始了琴的比拼。

    一个比拼将用一天时间,所以每个国家的每场比赛只能派五个人。

    比赛用时限定在五分钟到十分钟。

    七月对这些其实不太感兴趣,她又听不懂,认真听了就会昏昏欲睡。

    于是轮到第三个人时,七月找了个借口退场了。

    这琴声她真的是不敢恭维,要是擂台比武的话,她能一动不动看上几天。

    在南昔国住了十几年,这南昔皇宫她却不曾来过。

    宁七月默默地逛了很久。

    ……

    比赛过了四天,轮到骑了。

    七月这下打起精神来了,她不会上场,可这骑…她是看的下去的。

    比赛的场地在皇家的园林,里面养殖着一大片草地,绿草如茵,生机勃勃。

    围观的人都在看台上。

    此次比赛,是为击球。

    也就是马球,四国分为两组,就好比a组和b组,a组中赢的那一国和b组中赢的国对上,赢的那国,就是骑的魁首。

    第一组是南昔国对上北央国。

    第二组是东夜国对上西未国。

    ……

    最后毫无疑问的,东夜国赢咳,毕竟是实力最大国,场上选手配合的那叫一个天衣无缝。

    第六天,轮到射了。

    以往的规矩是射靶子,第一次不动,第二次移动,最终箭的数量在靶子上多的为胜。

    但阎亦千提出个新的提议,就是再原有的基础上,一个人扔东西,比赛的人要射到那个东西,最后还是多的为胜。

    这还是比较新奇的,四国都没有意见。

    “扔东西的人可自行规定,或者谁想挑战那人的射箭术,可亲自上场指定。”

    阎亦千淡淡道。

    还是在大草地这边比试,闻言,大家都蠢蠢欲动了。

    裴尘冥在七月他们回北央的前一天就走了,此时坐在这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睛忽闪忽闪的,还露出了一丝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