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許你未來。(*)(第1/3页)

    “啊啊……”顾安茉立刻皱起眉头,似乎承受着某种疼痛。

    连赫维可以说是直闯直入的,他本以为以她的身体的敏感和足够的湿润不会让她难受的,可当他的巨硕触及到某块薄薄的阻碍时,他才惊觉:“你……安茉,你是第一次?”

    “不要……疼……”她完全没有听到他说了些什么,她只觉得疼……全身都火辣辣的疼……她用双手抵在他的胸前,试图阻止他继续这种疼痛的行为。

    “好好好……我不动我不动……”他连忙柔声地安抚她,巨大的狂喜让他的嘴角不断上扬,眉宇间也舒展出笑意。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第一次,毕竟她跟郑岳已经交往叁年了。他没有处女情结,比起那层薄膜,他更在乎的是她的心。

    可当知道她是第一次时,他还是无法控制的狂喜,她属于他,完完整整地属于他,身体、心灵,全部的全部,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看见她因疼痛而皱着的小脸,连赫维又开始自责,他懊恼自己的莽撞,这是她的第一次,他应该更耐心、更温柔、将前戏做得更长更好的。

    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疼痛还是因为身上的男人压得顾安茉无法呼吸,她试着轻轻转动了一下身子。

    “嘶……安茉……”连赫维倒抽一口气,按住她的肩头不让她乱动,面对她,他的自制力完全等于零。

    “你别……我……”她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明明很疼,但是她却强忍着没掉眼泪。

    “我知道……我停下,好不好?”他宠溺地吻了吻她的眉眼,开始缓缓地从她体内撤出。他其实也很难受,可是如果会让她难受,那么他寧愿自己难受。

    可是当他要撤出时,花径内的那些褶肉就没有那么配合了,如同藤蔓般缠着往外退的龙茎,非要亲密地合二为一。

    “……安茉,放松点……”连赫维死咬牙关,不然他真的无法克制住再次狠狠顶入她体内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不会……”顾安茉吸吸鼻子,无知地摇头。花径却自主地蠕动起来,细嫩的肉壁磨着、咬着龙茎的顶端。

    “该死……”他骂的是自己!他将她抱起,几乎是没有缝隙地将她裹进怀里,“安茉,我会轻点的……”被她这样绞着,他真的无法控制了,开始很缓很缓地抽动起来。

    “嗯哈……”顾安茉同样将他搂得很紧,眉头也蹙得很紧。疼痛还是充斥着她的全身,却又开始多了一种她不明所以的感觉,有点酸、有点麻。

    体内的巨物慢慢往花径更深处鑽入,抵着抗拒它的嫩肉,细緻地穿过一层又一层。连赫维是用了极大的意志力逼迫自己一定要慢慢一点点地进入,好在的是身下的人儿已经不再像刚刚那样强烈地抗拒他,他趁势伸手来到他们的交合处,手指探入她的花唇间,摸出那颗他特别偏爱的小珍珠,轻揉慢捻起来,他这样做是希望她能更加的湿润,好减缓她的痛感。

    “啊啊啊……”随着他揉捻的动作,顾安茉哼哼啊啊地娇吟着,无邪可爱的样子让人不忍欺负却又更想狠狠欺负,径内的软肉逐渐适应粗硕龙茎地扩容,开始自觉地一缩一吸地绞着、缠着它不放。

    规律的收缩让连赫维知道她已经开始有感觉,于是他的动作也开始大胆起来,双手转而握住她的细腰,收臀挺腰直接撞入她的深处。

    “啊啊……”顾安茉闭着双眼,全身细嫩的皮肤都泛着红晕,一双美腿顺着他的指引勾在他的腰后,身体跟着他的律动同步晃动起来。

    “安茉,还疼吗?”他沉迷地看着她的脸,清纯和性感并存的表情让他忍不住吻她再吻她。一张俊脸上全是汗水,隐忍许久的他依然压抑住想要驰骋的慾望,慢而轻地抽插着,每次的进出都能感受到穴内那密佈的嫩肉的窒息拉扯。

    “啊……连赫维……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受,大脑明明很迷糊,但是身体却无比清醒地接受甚至是配合着他的一切行为。

    “安茉……安茉……我会给你我能给的一切……”这是他给她的誓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