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習慣我的吻。(第1/3页)

    傅清墨达到约定的餐厅时,连赫维已经在用餐,他坐到他对面,温润的脸上带着一丝嘲笑:“还有你连少爷吃不饱的时候?”

    “我刚下飞机,你知道飞机餐有多难吃。”连赫维对吃其实并不是很挑剔,但他绝对排斥飞机餐。

    “怎么?出了事情?”傅清墨看了眼腕錶,晚上八点,倒不是多晚的时间,可能让连赫维一下飞机就来找他的,肯定是大事。

    “嗯,”连赫维喝了口水,严肃地正视他对面的好友:“清墨,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

    “你说。”傅清墨想也不想地答应,能让连赫维如此慎重拜託他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虽说他们两人相识的时间不长,但相同的心性和难得的默契让他们的友情更甚十多年的老友。

    “我想你帮忙联系一份跟调香师相关的工作。”连赫维也是在出国后的第二天才知道顾安茉辞职的事情,他并不是要干涉她的工作,而是他太清楚,这个行业找工作有多难。

    “……赫维,这次出国去了几天?”傅清墨淡淡勾起唇角,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四天。”虽然不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但连赫维还是乾脆地回答。

    “除去飞机上的两天,也就是说你用了只两天时间就赶了回来,是……有什么人在等你?”男人之间谈及感情问题和女人不同,不会事无巨细得什么都说,但如果什么都不说,那连赫维也实在太把不他傅清墨当兄弟了。

    “……你这个圈子兜得真远。”连赫维轻笑,“不是不打算告诉你,只是……我跟她……刚开始……还不算开始。”至少他确定,顾安茉不认为他们已经开始了。

    “还不算开始?”傅清墨不解,连赫维明显很着紧那个女孩的事情……“连赫维,你别告诉我你是在暗恋?”

    “……之前是,但现在已经不是了。”他微微有些赧然,咳,谁规定他不能暗恋人的。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她是什么样的女孩,你知道吧,你爷爷和你爸爸以为你会这么清心寡慾地过完这辈子的。”但傅清墨始终相信,只是连赫维那个对的人还未出现而已。

    “很奇妙的感觉,明明觉得她一直不是属于你的,但兜兜转转还是来到你身边,然后你才发现,原来她本就该是你的,只是那时还未到时候。”想起她,连赫维嘴角的笑意变得柔情起来。

    “工作的事情我可以帮忙,其他的,靠你自己了。”傅清墨拍了拍他的肩膀,命中註定吗?他大概没有那个运气。

    “……你跟安乔,怎么样?”连赫维怎么会看不见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爱情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眼底的落寞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疼惜怜爱,傅清墨有些骄傲地开口:“我要再当爸爸了,乐熹要当姐姐了。”

    “真的?恭喜了!这次是不是该考虑让我当乾爹了?”错过当傅乐熹的乾爹让连赫维一直都觉得很可惜。

    傅清墨点头,“不急,先帮我的孩子们找个乾妈。”

    连赫维站在车外,抬头看着顾安茉住的那个方向,再看看了手錶,接近十点了,可他依然赶了过来,只想见她一面。

    然后他看见她朝他跑来,本要勾起的嘴角在看见她那一身单薄的家居服时便立刻紧抿起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顾安茉停在他面前,还喘着气。一接到他的电话她便立刻出来了,也顾不得打扮,她刚洗过澡,看起来会不会有点随意啊?

    “怎么穿这么少?”连赫维拉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我、急着出来……”她有些羞涩,她什么都没想啊,只想着要快点见到他。“你刚下飞机吗?吃过饭了吗?”

    她明显关心的语气让他的眉梢得意地扬起,“嗯。”她粉嫩不施脂粉的脸蛋让他忍不住伸手轻抚,“安茉,我好想你。”

    顾安茉的耳边除了回响着他如同囈语般温柔的想你,剩下的便是自己那如雷的心跳。

    连赫维倾身欺近她,在她来不及闭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