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稀世珍寶。(第1/3页)

    深秋的海风萧瑟而寒冷,无边际的暗黑色的海面上时而翻起几层白色的浪。

    连赫维拿着酒杯,他不嗜烟或酒。只是心情不好或是对某件事情没有把握的时候才会喝上几杯。

    是,他承认他对顾安茉毫无把握,却又志在必得。

    今晚他看出了她的紧张,两人的第一次亲密可以说是在他的硬性强制下发生的,但他不想再有第二次。

    他知道她开始向他靠近,但并不代表她愿意跟他再次发生关係。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他不想被这小小的慾望破坏。

    将杯里的红酒一口饮尽,连赫维自嘲地笑了,看来今晚註定要失眠了。

    而同样失眠的人,还有顾安茉。

    她没有认床的习惯,可是这晚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脑里想着的都是睡在她隔壁房间的男人。

    连赫维……这个男人给她的实在太多了,他甚至给了她一个未来。不是嘴上说说的那种,而是用行动一步步来实现的未来。

    想到这,她忍不住下了床,赤脚朝放着那个模型沙盘的房间走去。再一次看着这个模型,她还是会觉得感动,他到底花了多少时间,用了多少精力和心思将这一块块的小积木拼成一个未来。

    然后,她的目光便锁在别墅门口的那叁个小人上,她伸手,在一旁馀下的积木中翻找出一个小小人,将他放在了那叁个小人的旁边。

    回房的路上,顾安茉才发现走廊尽头的露台上坐着人。想也没想,她顺着那人被拉长的背影走了过去。

    “你也没睡吗?”顾安茉推开露台的落地玻璃门,一阵寒冷的海风吹过让她打了个冷颤。

    “怎么出来了?”连赫维皱起眉头,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用身上的羊绒毯子将她裹紧。

    过分静謐的夜晚让在他怀里的顾安茉甚至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怦怦怦怦……虽然是两个人的心跳,却意外的一致、和谐。

    “冷吗?”见她不说话,他以为她是害怕两人的亲密接触,于是他稍稍拉开彼此的距离。

    “不冷……”她摇头,往他怀里靠。

    “安茉……”柔和月光、海浪合奏、伊人在怀,连赫维只觉得自己的喉头发紧。他抬起她的脸,看见她通透明亮的双眸中全是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吻上了她的唇。

    “嗯……”顾安茉不禁低吟,却也全心地承接他的吻。

    他含住她的双唇,流连地分别吮着上唇,然后再到下唇。他的舌头早已缠住她的,进退在他和她的口腔中,口中除了彼此的气息还有彼此的津液,根本分不清你的还是我的。

    胶着的热吻让两人的呼吸变得粗重,连赫维知道自己快要抑制不住体内的狂躁,他强迫自己停下这个万分缠绵的吻,瞇起的黑眸中映着她迷离而不知所措的表情,她的双唇被他吻得红肿,却依然那么的娇艷欲滴。

    他的双手不随大脑支配地径直将她的小脸再次揽至他的眼前,头一低便轻易地吻住她。

    顾安茉完全反应不过来刚刚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又被他吻住了。就像他说的,她真的开始习惯他的吻了……鼻腔口腔中全是他独特的气息,他的吻虽然霸道却又不失温柔……

    唇和唇的相接已经无法满足连赫维,他的唇开始移至她身上的其他部位,首先就近来到她的耳朵,他以舌舔着她的耳廓,再轻咬着她饱满的耳垂,最后将耳垂整个含入口中,又吮又吸。

    “嗯哈……”伴随着低吟的是她全身的轻微战慄,这样亲密地接触让她自然而然的想起那晚。虽说他们已经在交往,可那次之后,连赫维却一直都没有再逾越半分。

    如果今晚他们再次……他们的关係便是实打实的确定。一直以来她对他们的关係都是有些逃避的,不是他不好,而是她还没弄清自己的心……

    “安茉……”不知什么时候,连赫维停下一切动作,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表情带着担心、着急,他是怕自己的举动吓到了她。

    顾安茉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