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真正的「第一次」。(上*)(第1/3页)

    连赫维的心猛烈地悸动起来,他激动地抓住她的手,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不带姓,只有名。

    眼前男人用几乎泛红的眼带着深情的爱盯着顾安茉看时,她才觉得害羞,想收回手,却被他用力一带,再次落入他的怀抱。

    “安茉……安茉……”他一遍遍地唸着她的名字,跟随的是一个个落在她细长脖子上的吻。

    温热的手掌潜入顾安茉的睡衣内,从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上抚摸,碰到内衣的阻碍时,连赫维直接将她的内衣推高,一手毫不客气地将整隻雪乳包入掌心内,以按摩的力道顺时针揉捏起来。

    “嗯啊……”顾安茉将连埋在他的颈肩处,一双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衬衣,身体因为他的抚摸而紧绷着。

    他的吻顺延而下,用牙齿咬开她睡衣的衣扣,朝两边散开的睡衣下俏立着丰满的雪乳。眸色一沉,他便低头吮吻起其中一隻。

    “啊哈……赫维……”乳尖尖传来细微的疼痛,她知道那是因为被他含在嘴里以牙齿磨咬着,她后仰着脖子,胸前的两隻小白兔愈加朝他挺近。

    软绵的双乳细腻得不像话,连赫维舔舐完一隻,又耐心地舔舐另一隻,直到两隻雪乳上全是他啃咬的红印和光亮的水泽。

    可他并没有打算停下他的吻,沿着她微微凸起的肋骨一直向下吻去,经过她的肚脐时他还不忘舔弄起那可爱的圆。

    接近下腹敏感区域,顾安茉的神经和身体也格外敏感起来,“啊……不要……”而这声不要说得太晚,男人已经趁着她细微地挣扎退去了她下身的睡裤和内裤。

    寒风让赤裸在外的身体微微发抖,连赫维将他身上的羊绒毯全部裹在她的身上,而他,则埋首在她下腹及腿心的位置。

    “不要……”虽然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可是她还是本能地夹紧双腿,因为……她已察觉腿心间泛着湿意。

    有力的大手强势地分开她的双腿,花丛间已经掛着晶莹的水光,再往下看去,紧密的细缝柔嫩而粉红……

    突然,他吻了下去。

    “啊啊!”热而软的双唇贴上去的那刻,顾安茉几乎是崩溃的,她初经人事,根本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太羞人了……

    “不要……赫维……不要……”她带着哭腔,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因为她从未经歷过这样的事情,身体的反应也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连赫维没有说话,只是执意地将她的双腿曲起,从而分得更开。柔软的舌头抵着花唇一遍一遍细心而温柔地舔着,沿着那条细缝上下来回滑动,直到蜜液渗出得更多时,他才捲起舌头顶入那缝内。

    “啊哈……”从尾椎传来一阵阵酥麻,氳漾在下腹的热度让被男人舌头侵犯着的花径内潺潺流出许多蜜液。顾安茉快要被这些措手不及的快慰弄晕了,这是和第一次不同的性爱,而这种不同,正是连赫维对她身体完全的开发。

    舌头的力道和长度自然是不能跟身下的巨物相比,但舌头的柔软和灵活能带给她不一样的感觉。他是刻意让她体会这些的,第一次时,他太粗心,没有及时发现她是第一次。而这次,他希望能补偿一些,让她能好好的享受到性爱带来的美妙感受。

    于是,他将舌头往更里处伸去,感受着径内收缩带来地挤压,从而更用力地顶开那些缠住他舌头的褶肉,抵着肉壁一层层地戳刺着。

    “啊啊……好酸……”当舌头戳至某个位置时,顾安茉突然尖叫起来,那个位置好酸好软……她受不了那种酸慰,甚至觉得好像快要失禁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哭了起来,她真的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奇怪,好奇怪,奇怪得让她无所适从。

    听见她细微的低泣,连赫维立刻停止动作,撑起身抬起头便看见她那梨花带雨的小可怜模样,心又软又疼,“傻安茉……”他柔声哄她,抬手擦去她的泪水,心里大概知道她是因为害羞而哭了。

    顾安茉摇摇头,还是无法停止地啜泣着。

    “安茉……你知道你这样子让我有多高兴吗?”她为他动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