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89-91)(第1/14页)

    作者:劉伶醉

    字数:14497

    20200602

    第八十九章此乡

    春节将近,年味儿越来越浓,街角时不时响起的鞭炮声,大街小巷飘出来的

    饭菜香气,和窗户上出现的红色福字和春联,无一不在提醒人们,年关将至,该

    回家过年了。

    过了小年,电脑城里的很多店铺已经歇业了,迟燕妮也早早的给店里的外地

    员工放了假,只剩下她与三个春节不打算回家的年轻人盯着。

    店里业务仍然不少,迟燕妮预计,过了年,正月里开学前,会有一次销售高

    峰,年后可能就会有,但她没打算缩减春节假期,而是将假期延长到了正月十五,

    赚多赚少不差这几天,让回外地老家过年的员工们过个好年,比什么都重要。

    何况店里还有这几个人,到时候顶多忙一点辛苦一点,也不至于就耽误了销

    售。

    李思平打电话问了几次,迟燕妮都没下定决心到底回不回家过年,可小年一

    过,这心就跟长了草一样,想要飞回家里。

    她想看看年迈的父母,想看看还在上初中的女儿,看看快要中专毕业的儿子。

    但她还是心存顾虑。

    就这么纠结着,到了腊月二十七,她才横下心来,买了一张返乡的车票。

    已经没有座位了,只有软卧还有票,她咬碎银牙,也没狠下心来买一张软卧

    车票,而是买了一张无座的硬座票,挤在人群中回了老家。

    坐了一夜的火车,清晨时分,迟燕妮走出出站口,扑面而来的冷风吹得她一

    激灵,很久都没感受过家乡凛冽的西北风了,此刻竟也倍感亲切。

    迟燕妮站在人流涌动的站台上,呼吸着家乡带着煤烟味道的冷冽空气,回家

    的急切心思占据了整个胸膛。

    「大妹子,住宿(xu)不?」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中年妇女凑了过来。

    「桦川、桦川,还差一位!来了就走了!」车站附近,此起彼伏的长途客车

    揽客声音。

    迟燕妮穿着一件有些陈旧的羽绒服,脸包裹在围脖里,看着不显山不露水,

    不理车站门口这些形形色色人等,拎着一个提包,朝远处的公交站台走去。

    她上了公交车,坐了六站,在一个街口,上了一辆到老家县城的长途客车。

    上车后,她交了钱,坐到车的最后一排,仍是用围巾遮着脸,耐心的等着发

    车。

    「矿泉水,茶叶蛋,火腿肠!」一个老太太挎着一个筐上车叫卖,迟燕妮掏

    出两块钱,买了两个茶叶蛋,两根热乎乎的火腿肠,慢慢吃了起来。

    车上人渐渐多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发动,又过了一会儿,才缓

    缓开动。

    车上已经挤得动弹不得,乘务员仍旧大声喊着:「后面的动弹动弹,让个地

    方,大过年的,大家一起回家!」

    迟燕妮靠窗坐着,旁边一位大哥擤了一把鼻涕,一脸不屑,说道:「说的真

    他妈好听,你怎么不免费呢?还他妈涨了一倍的车票钱,不要脸!」

    迟燕妮对他的埋汰有些不适应,便转头去看车窗外的景色。

    整个城市沉浸在一股油腻可口的味道里,街边时不时响起鞭炮声,年味儿十

    足。

    迟燕妮抱紧了包裹,想着就要回到家了,心里便多了些安宁。

    车子终于开的快了起来,很快就出了城,上了国道。

    路面很颠簸,车上汗味儿、油味儿和女人的香水味儿混在一起,偶而一句极

    具特色的「嗯呢」「嘎哈去了」,让迟燕妮倍感亲切。

    老家距离省城不算远,但因为国道路况不好,一路颠簸,走了将近两个小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