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恶堕之花 (po18)(第1/2页)

    深渊处暗藏蜜地,巨龙受之蛊惑,刺探,深入,大肆翻搅。

    她的身体比他想象的更美妙,顾西洲完全克制不住想狠狠肏干她的欲望,上来便是急风骤雨般的捣弄,阮星尤哪能承受的住,崩溃地哭喊着喷出一股又一股淫水。

    直到顾西洲射了一次,缓过了那阵疯狂的破坏欲之后,他才慢慢地享受起这顿肉欲盛宴来。

    “啊……”女人柔媚的呻吟在黑暗中响起,不时伴有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响,单薄的月光透过窗户投射进来,照亮沙发一隅。

    皮质的沙发被一只纤长细嫩的手攥住,那手时而放松又时而颤抖着握紧。

    “哈啊……好快………舒服……唔……顾大哥……啊……”柔软的女体被高大的男人压在身下,毫无保留地将最柔软的地方展现出来。

    她浑身香汗淋漓,已是被肏得太久了,连呻吟都有些嘶哑,伴随着激烈肉体拍击声的是花穴里淫水精液被捣弄出的咕啾声响。

    阮星尤修长美腿盘在男人腰间,肉穴被肏着,奶子被揉着,没一会儿就又哭叫着痉挛起来。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高潮了,她晕晕乎乎地被男人摆弄出各种姿势,只觉今天异常得敏感,轻微的触碰就能让骚穴喷出水来,及至被肏开了身子,更是顾不上道德与羞耻,只想要那根热烫的棍子多插进来几回,再深些,再重些。

    阮星尤不知的是,两人沦为当下这般淫靡的境地,其实皆有人刻意为之。

    始作俑者,也是最大受益人此时正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摆出男下女上的体位,快意地挺腰在紧致湿滑的肉穴里抽插着。

    一时间又是淫声阵阵,乳浪翻滚。

    顾西洲自下而上将她完全掌控,明明身居下位,却依旧气定神闲,黑眸紧紧攫住她深染情欲的潮红小脸,将她淫荡的媚态都尽收眼底。

    雪肤黑发,纤细的腰肢,傲人的胸乳,风情绝艳的眉眼,她好似古时传说中的妖媚,一颦一笑都勾的人血脉偾张。

    顾西洲此时竟有些庆幸事先在她酒里下了药,否则可能就见不到她这幅从未见过的放浪淫态了。

    尤记二人初遇那天,他刚搬到她对门,看着搬家工人上上下下搬行李的时候碰上她带着弟弟回来,她一席纯白长裙,长发编成宽松的麻花辫垂在肩侧,风拂过,白裙翩飞,飘然出尘,她清丽姣好的眉眼也显得尤为柔软,只一眼就让他恍了心神。

    他主动与她攀谈,知晓她就住在对门,心里自是喜不自胜,而后更是时常找机会与她搭话,可惜她已经有了男朋友,便不得不打消了念头。

    再后来他礼貌地只当一个普通邻居,将一腔心思都压在心底。还是那天,她犹犹豫豫地来敲门,询问他能不能帮忙照看一下弟弟的时候,他才又有了能和她有更多交集的机会。

    虽是竭力压抑,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关注她,越了解越觉得她坚忍温柔,不知不觉早已是泥足深陷。

    有时他甚至都不敢在她面前多呆,深怕呆久了他就会控制不住,想拥抱她,想亲吻她。

    他隐忍多时,碍着她已心有所属,一直不敢逾矩,只默默守候,但是竟有人捷足先登,那他也无需再忍。

    先前一番情不自禁的倾述后,她的温柔善意一度令他暗自后悔,她拿真心待他,他却暗藏歹心。

    现下他的鸡巴被销魂的肉穴紧箍着,触手便是丰腴软弹的臀肉,他一直放在心底不敢肖想的她正与他肌肤相贴,性器相连,那小嘴里还轻轻柔柔地娇吟着,唤着他,让他再插深一点。

    她在叫他的名字。

    顾西洲呼吸粗重起来,仅存的悔意霎时蒸发殆尽,心里想的都是,他愿意倾尽所有,只为能一直与她这么温存下去。

    “星尤……星尤……”他咬着牙猛力上顶,直把阮星尤肏地娇躯乱颤,那两颗硕大白嫩的奶球上遍布抓痕,淫荡地在他眼前甩动,他大掌罩住,发狠似的揉捏,像要将那两团白肉捏爆。

    阮星尤痛得低呼,却又觉出别样的趣味,适应了这痛意,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