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吃干抹净 ()(第1/2页)

    “姐姐,没了。”阮飞云吃完了面前所有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喊了阮星尤一声。

    阮星尤连忙坐直身体,双腿下落时恰好将霍子衿的脑袋夹在中间,她喘息仍有些急促,端着严肃脸教育阮飞云:“以后不能再这样了,不可以浪费粮食知不知道?”

    “嗯!”阮飞云连忙点头,他抽了抽鼻子,又闻到了姐姐身上那种香香的气味,但姐姐看起来很生气,他不敢说。

    “好,为了惩罚阿云,接下来的动画片时间取消,阿云听不听话?”

    “听话,回房间。”此时的阮飞云格外乖巧,抱着小熊玩偶就起身回了房间。

    关门声一响,这边僵持着的两人便同一时间有了动作,阮星尤站起身要跑,霍子衿则快速从桌底钻了出来,一把将她拦腰抱住。

    阮星尤气得要命,但更是拿他没办法,若不是阿云对外界的反应迟钝,让亲弟弟看见自己被学生猥亵的话,那她就真的没法活了。

    “霍子衿!你适可而止!你到底想干什么?!”

    “当然是想干老师的骚逼。”阮星尤用尽全力的抗拒在高大的少年面前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霍子衿气定神闲地用手臂压制住她的双手,大掌袭上被迫挺起的胸乳大力抓揉着。

    “你别嗯啊别乱说”

    内衣早就在刚刚舔穴被扒掉,此刻正孤零零躺在桌底,霍子衿罩着绵软的乳肉爱不释手,一面揉一面还要继续用语言挑逗她。

    “老师总是口是心非,看你的骚奶头都硬成什么样了,骚逼里也流水了吧,老师好淫荡,在亲弟弟面前都能被玩喷水,下次我在他面前肏你好不好?”

    “不要不要”阮星尤惊恐地瞪大眼睛,深知霍子衿疯起来是真的能做出这种事来,不可以!绝对不行!

    霍子衿轻声一笑,在她后颈落下一吻,而后顺着她优雅的颈线一路舔到耳根。

    “嗯”阮星尤敏感地颤抖起来,呼吸越渐急促。

    霍子衿的手掌缓慢游走在她身体各处,而后突然脸色一沉,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

    “我是怎么教你的,母狗有求于主人的时候要怎么做?嗯?”

    阮星尤被打得浑身一颤,一听见那个称呼便想起以前少年对她的调教,少年的眼神阴沉骇人,她下意识畏惧起来,这种心态下,她对霍子衿的服从几乎是本能的。

    母狗不得违抗主人的命令,如果有求于主人,要用身体来换。

    脑海中自动响起一个声音,阮星尤忍住羞耻,褪去衣服主动攀上霍子衿的肩膀献上红唇,在缠绵亲吻中呜呜咽咽,“求主人不要在阿云面前肏母狗,母狗随便主人怎么玩,唔嗯奶子给主人吃,骚逼也给主人插嗯母狗给主人舔鸡巴,让主人舒服嗯啊主人轻点捏奶子,母狗的奶子要被捏爆了”

    “骚货,你就是想要大鸡巴肏你是不是?嗯?”霍子衿恶狠狠地捏了捏掌中满溢的乳肉,阮星尤痛得低呼,却又渐渐觉出些别样的快慰来,柔弱无骨地娇媚胴体贴住少年火热的身躯不停磨蹭着。

    “嗯骚货想要大鸡巴,骚逼痒得受不了了,求主人肏母狗。”阮星尤动情地圈住霍子衿昂扬的肉棒撸动着,淫词浪语源源不断地从那张红艳小嘴里吐露出来,渐渐已经分不清是想取悦少年为之还是自己沉浸在了其中。

    现在他们不是师生,他是主人,而她是翘着屁股露着肉穴等着他肏干的母狗,想到这里,阮星尤更是激动地喷出一股子淫水来。

    她双腿大张着跪在两把椅子中间,自己掰开水汪汪的穴口欢迎大鸡巴的入侵。

    蜜桃似的臀肉一颤一颤的,大鸡巴一插到底,少年紧实的小腹也猛地拍上饱满的臀肉,霍子衿只觉眼前晃过一阵粉白的肉浪,伴随着女人娇媚的淫叫声,那肉浪起起伏伏,不时有星星点点的水迹从两人激烈交合的私处飞溅到臀肉上,霍子衿将那些淫水抹开,又强硬地让阮星尤直起身体,手指插入她嘴中胡乱翻搅着。

    “尝尝自己的骚水,骚货水这么多,主人的鸡巴都要被泡胀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