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初遇(第1/3页)

    程靖寒身骑红鬃马,抬眼望着——湛蓝的天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一切看似平静。然而他缨枪上的血正缓缓滴落,染红周遭青草。被践踏的草痕与刺目的鲜血历历在目。

    不远处有队人马正在渐渐向他拢近,马背上分明绑着白旗。程靖寒紧紧抓着缰绳,不敢松懈。

    “我赤族愿降,献黄金万两,骏马百匹,美人十名,归顺南国。只求天可汗网开一面,不要赶尽杀绝。”使臣说罢,跪下道:“今奉上降表,其余物什必在叁日内送上。”

    程靖寒用眼神示意身侧裨将,裨将会意,上前接过降表。他细细看过,紧绷的神色略略和缓。

    “既是如此,吾便回去奏报陛下,可汗既降,吾军必不会为难于你。”

    使臣唯唯诺诺,起身吩咐着后面的人。

    “我要杀了你!”程靖寒转头之际,感受到颈后一阵凉意。他冷静地按住了马靴中的匕首,正欲转头挥出,又是一阵劲风,一支箭向他迎面刺来。

    顷刻功夫,箭从刺客背部贯穿,刺客应声倒地。众人惊呼不已,使臣才松口气,不料横生变故,不由得慌了手脚。

    “将军恕罪。奴隶不懂事,惊扰到了将军。”远远走出一人,来到程靖寒马下,右膝跪地,“吾已将此人正法,望将军不要加罪于吾赤族中人。”

    程靖寒见他狄戎打扮,身上的赤狐皮毛和绶带表明此人身份不一般。

    “我们将军未走,你们便有人刺杀。之后岂不是……”程靖寒抬手让裨将噤声。

    午后的阳光在草原上分外炽热,使臣不住地擦汗。他微眯着眼,以躲避光线的直射,草地上的人保持着跪姿,神色沉着。

    “无妨。”他缓缓开口,“哪里没有刚烈之人呢?”

    “再此谢过将军。”他右手覆在胸前,向他行礼。身后的奴隶迅速上前将尸体拖走。

    使臣听得南国并无怪罪之意,如获大赦,再度作揖道:“将军气度不凡,我赤族心悦诚服。”

    地上之人终得起身,刚欲转身回部族,却听得程靖寒淡淡道:“你的箭法极准,汉话亦说得极好。”

    他回身再拜,抬头之际,程靖寒正对上他深灰色的眼眸,左脸颊隐隐有道月牙刀疤。

    “叁皇子意气风发,舒达不及万一。”两人相视片刻,微微一笑。

    “将军,是否撤军?”见赤族使臣团远去,裨将询问道。

    “撤。”程靖寒最后的目光停在他渐小的背影上。一声令下,程靖寒拉起缰绳,驰马返程。

    一圈圈的光晕里,舒达浓眉下目光阴郁。

    赤族没有爽约,叁日后浩浩荡荡的队伍拖了一里地。未至长安,程靖寒不敢大意,特调了一支护卫相随。赤族美人挤在两座马车里,随侍的奴婢只在车旁跟着,车檐上系了铜铃,叮叮当当好不热闹。他听得不耐,却不好发作。

    走了几天,才至安北都尉府。程靖寒粗粗一算,怕不是还要走上一月。日暮时分,他收到了圣上的嘉奖旨意。信中只略说了吾儿用兵神勇,功勋卓着,之后必犒赏全军。

    他苦笑一声。盼了几天的加急文书,竟是这样的。他将旨意放在一边,只觉得心口郁气。他刚合上眼,便听见嬉闹声、尖叫声搅成一片。他皱了皱眉,正欲唤人来问,便见有人慌张闯入,道:“将军,外头闹起来了,还请您移步。”

    他语焉不详,似是有所避忌。程靖寒只觉得右眼突突直跳,加紧了几步,出了营帐。未走多远,他便见一女子手持匕首,竟跑到了主帐附近。她发鬓散乱,小袖衣的领口已被扯破,手臂上抓痕清晰,显然是与人有过争夺。

    “你这小娘子又躲什么,你主人我动不得,我还动不得你么?”说话的是李副将。他步幅虚浮,十有八九是灌了黄汤,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进献美人的头上。

    周围有赤族人过来劝她的,有士兵躲着看热闹的,也有好事的起哄的。

    “你若敢来,我便杀了你。”那女子举着匕首警告。

    李副将仗着上面有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