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阋墙(第1/3页)

    正安十叁年八月既望,卯初,人们闻敲钟声打开坊门。长安城门徐徐而开,军队鱼贯而入。

    他让军队回军营待命,只带了一骑亲卫穿过东西坊,进了丹风门,下马走至殿门口,他仰头凝视宣政殿的匾额。晨雾散去,曙光斜照在他瘦削的脸上,粗粗长出的胡茬生了几分刚毅之气。

    “叁皇子荣归,实乃国之幸事啊!”朝臣见了程靖寒,无不恭敬请安,恭维的亦不在少数。他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多话。与此同时,吴内侍从殿中徐徐走出,向他点头致礼,拉高嗓门宣告早朝。

    朝臣噤声进殿,程靖荣立在他右侧,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容。

    “兵马大将军何在?”皇帝俯视着众人。

    程靖寒向前一步行礼:“臣在此。”

    他感觉到皇帝审视的目光灼热。

    时隔一年,灵越清秀的少年郎满脸风霜。皇帝露出了惯常的微笑。

    “你此次大败赤族,平定北方,居功至伟。封为襄王,赐府邸,赏金一千两。其余诸将论功行赏。”皇帝顿了顿,“现战事已平,襄王卸去大将军之职,交还兵权印信。”

    朝臣始有人窃窃私语。

    “谢陛下。”程靖寒不动声色,双手奉上授印,立时便有内侍小心接过,置于案上。

    “启奏陛下,赤族献上的美人不知该如何处置?”礼部尚书上前问询。

    “既是赤族的心意,朕收了便是。”皇帝眉眼弯弯。

    “陛下,异域女子不祥。”谏官义正词严,“况且臣听闻,有一奴隶竟公然行刺,李副将命丧当场。”

    “赤族竟如此胆大妄为!”程靖荣突然拔高了声音,插话道。

    程靖寒蹙眉,该来的果然躲不掉。

    “禀陛下,臣一早已将她送交了刑部。”他字字铿锵有力,“然她杀人是实,其中却有隐情。”

    “什么隐情?赤族奴隶,谁知道是不是细作?”程靖荣因李副将一事耿耿于怀,毫不相让。

    程靖寒面色一沉。

    “好了,刑部已接此案,自有公断。”皇帝摆摆手。

    “陛下,臣还欲启奏,关于立皇嗣一事……”谏官一旦张了嘴,再无尽头。

    皇帝显然不耐烦了,他顾左右而言他,最后轻喝一声:“今日早朝众卿家辛苦。中秋夜宴必将好好犒赏。”

    皇帝离去了,众人议论纷纷。程靖荣凑上前来,满面堆笑:“恭喜叁哥大捷,得封襄王。”

    程靖寒睨了他一眼,未置可否,径直离去了。

    “德性!”程靖荣收了笑容,腹诽道。

    这边厢襄王妃见程靖寒回府,眼角含笑,心下欢喜。

    “恭喜殿下凯旋而归。”

    程靖寒微笑着进屋来,王妃替他除去外裳。

    “妾让人备了你喜欢的小天酥、炙虾。这个鱼羹汤是妾亲自熬的,里面放了西域进贡的白山参,你进了补补。”

    “有心了。”他坐到案前,面前的羹汤正冒着热气。王妃含笑望着他,等他动着。一口汤入喉,他看着满桌的珍馐,突然失了胃口。

    他复又穿上外裳,迈步出门。

    “殿下,是菜不合意么?”王妃愕然,笑容渐失。

    “孤适才想起还有公事未了,一时脱不开身,你先用罢,孤晚些回。”

    “用饭了!”狱卒吆喝着,把食盘递了进来。阿布多抬眼一看,粗面馍馍伴着几根菜叶。她也不挑,拿起便吃。手脚上的锁链伴着她的动作,发出沉重的回响。

    饭毕,她仰天躺在茅草铺上。朦胧中好像回到七岁时,博济格与她嬉闹着,她银铃般的笑声响彻草原。

    那是她生命中难得的快乐时光。

    “去了南国,记得我的话。”他粗粝的手掌摩挲着她的脸,顺着身子一路滑到她紧致的臀。她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他的手解开了她的裤带,慢慢深入。

    “阿布多!”

    “啊!”她惊叫着醒来,冷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