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雁儿(第1/2页)

    马车行至入苑坊,悄然转入襄王府后门。

    “如何?”王妃清亮的声音响起。

    “郎君一早便将此门到北苑的人撤空,应是畅通无阻,神鬼不觉。”

    她颌首,将阿布多交于阿坚背着。

    “灵儿,我不便多走动。你替我好生照看。”

    “是。”

    春和居中一早备了膳食。清越入了偏殿,见襄王端坐桌前,她不由一惊。

    程靖寒起身抓起她的手,让她入坐。见她面容疲累,程靖寒有些过意不去。

    “殿下安心,事已办妥。”

    他神情放松了些,嘴上招呼着她进食。

    清越因紧张奔波,并无食欲,勉强进了两筷子。

    “你今日受累了。”

    “妾本与您夫妇一体。”清越心事重重,犹豫道,“可是殿下,若是东窗事发,您该如何自处?”

    “其实妾不明白……”她鼓足勇气道。

    “清越!”程靖寒提高了声量。

    “襄王殿下……”两人对话被门口通报声打断,“圣上有请。”

    清越面有虑色,不安地注视着他。程靖寒未置一词,跟着内侍默默离去。

    皇城与王府毗邻而居,他步态从容,举头望着一只鸿雁飞过天际。

    他前脚踏入紫宸殿,皇帝便喝令所有人在殿外候命。

    他请了安。片刻宁静后,皇帝脸色阴沉,开门见山道:“她在哪里?”

    “今日早食,叁尺白绫,尸首还在大理寺。”他面不改色。

    皇帝眼中怒意初现,他靠近靖寒,嗤笑道:“你还在诓朕呢?”

    “臣不敢。”

    “不敢?”皇帝冷哼道,“你是要朕派侍卫搜府?”

    “圣人——”他眼见瞒不住,笔直跪下磕头道,“臣有罪。”

    “你做得好啊!”皇帝急怒,直直扇向他左脸颊,他闪避不及,“偷龙转凤,用一个死囚换了她的性命。你当朕是痴傻了不成!”

    “陛下!”他顾不得脸上的肿痛,辩道,“那女子本不该死。李副将触犯了军规,本应处死。她不过是先了一步。”

    皇帝冷道:“李副将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一奴隶尔,死了还脏了地。”

    程靖寒的心突突直跳,对着皇帝的威视,一字一句道:“南国以仁治天下。天子、奴隶,无论贵贱均是人命一条,陛下何以说出这般话?”

    听见他居然以天子比奴隶,皇帝心头的怒火更甚,伸脚将他重重踢倒。

    “你别以为你刚封了王,朕就奈何不了你!”

    程靖寒胸口被猛地一击,闷痛不已。他倒在地上缓了一瞬,抬起头匀了匀呼吸:“如今朝野皆知她已死。陛下若以此开罪于臣,臣入狱事小,只怕言官的谏议会如雪花般飞来。只要陛下受得起。”

    “竖子!”皇帝抓着他的衣襟,只手将他提起,右手掐着他的脖颈,恶狠狠道,“你威胁我?”

    “臣……”程靖寒呼吸困难,面色涨红,皇帝的右手却毫无放松之意。

    “阿耶……”他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皇帝身子一僵,手上卸了力。他软软地滑倒在毡毯之上。

    他看着跪在自己脚畔的少年,身姿俊逸,一双桃花眼更是像极了她。

    “给她换个身份,此事再不能与旁人知晓。其他人朕自会处置。”皇帝缓缓道。

    程靖寒咳了两声,好容易喘过气来,便立时跪好:“是。”

    “来人——”,内侍闻声而至,“襄王殿前失仪,罚俸一年,禁足一月。”

    “遵旨。”内侍行了礼。

    “谢陛下。”他郑重行了跪拜大礼。

    “滚!”皇帝转过身背着手,再不看他。

    “哟!叁哥亦在此处呢?”程靖寒方踏出门槛,便听得六弟朗声唤起,“日落风凉,您可要保重。”

    程靖寒整整衣襟,别过脸,若无其事道:“六弟也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