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受责(第1/2页)

    天晴澄澈,秋风渐起。暮亭居院中的菊花尽绽浓艳花容——赤若朱砂、金如旭日、白胜素雪。

    这般瑰丽的景致也只在南国才能一赏罢。雁儿立于石阶前闻着花香,静静出神。

    自伤势大好后,她便被安排于内务处,打理各位主子的衣裳器物。

    此差事乍听繁琐,实则府中几年来各人早有定例。何况她一个新来的丫头,无非是做些整理、熨贴、跑腿之事。

    她百无聊赖,闲暇时与住在一处的小苕相交甚欢。下了值,两人相互凑趣,很是自在。

    而程靖寒似乎是忘了雁儿的存在,再也没提起过。她倒也不刨根问底,每日叁餐食饱,本分做事。

    “雁儿,你把这个青瓷弦纹瓶送到宁孺人处。”正值夏秋交会之时,内务掌事分身无术,想到了她。

    雁儿唯唯接下,小苕一个眼神抛向她。

    “禀掌事,周孺人的新衣制好了,她们同住夏安居,不若奴也一道去。”

    “嗯,仔细妥贴些,别生事。”掌事的倒也不计较这两人整日绑在一起,由得她们同去办差。

    小苕喜形于色,捧了衣裙,小跑着跟上雁儿。

    “听说这宁孺人生得娇俏,周孺人姿色平平。宁孺人爱撒娇,更讨殿下欢心。”小苕脸上稚气未脱。毫无城府的模样倒让她打听到了不少消息。

    “今日初五,我估摸着殿下会去宁孺人那。”她沾沾自喜,头歪向雁儿,“若是赶巧,我们还能见到他呢!”

    雁儿笑了笑,“你又都知道了?还想着见殿下,整日没个正形。”

    “说什么呢?”小苕的脸噌地红了,“我只是好奇嘛。听说他在战场上杀伐果决,却生得如翩翩公子般。”

    “是么?”雁儿脑海中浮现了一个颀长身影,她渐渐收了笑容。

    襄王府里仅有的两名孺人皆住在夏安居,是以此地成了府里的热闹之所。

    雁儿低首站在宁孺人屋前等候,听着纷乱的脚步,门再次打开。

    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

    “进来吧。”雁儿小心地迈出一步。

    “放那儿吧。”宁欢声音软糯,手随意指向条案。

    “宁孺人,郎君派人传信说要与您共进晚膳,厨房先头备了炙羊肉。”

    “唔,这天还热着,羊肉太腻味……”

    宁欢与下人认真探讨着,雁儿仔细地将花瓶放正,不料离去时被桌脚绊倒,连人带桌摔倒在地。条案的物什应声而碎。

    巨大的声响让周围人错愕不已。

    “我的姚黄!”反应过来的宁孺人起身惊道。

    她盯着雁儿,怒气爬上脸庞。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毛手毛脚的丫头!”

    雁儿亦受了惊,她缓缓爬起,跪于宁孺人近前。

    “奴婢该死。”

    宁孺人胸脯上下起伏着,手指着她。

    “来人,给我藤鞭。”

    “主子消气,不值当。”阿良低声附耳劝道,“殿下不多时就来了。”

    “怎么,婢女犯了错,我还罚不得了?”宁孺人见雁儿虽跪着认罪,表情却毫无愧意,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不若把她交给她的掌事管教。”阿良仍劝道。

    宁孺人斜眼望去,周孺人正端坐庭院,轻摇绢扇冷眼瞧戏。

    “就在此处,赏十鞭!”她咬咬牙,命令道。

    几个婆子应声而上,拖着雁儿跪到院中,扯了她的藕色上裳,掣住她的左右双臂,挥鞭而下。

    适才送完衣物的小苕见此吓得脸色煞白。

    “宁孺人开恩啊!”小苕不假思索地跪下求情。

    “这个又是哪里来的!”宁孺人生气地嘟着嘴。

    “小苕!”雁儿急呼她的名,小苕兀自睁着双泪眼看她,她摇头示意她退开。

    小苕不再坚持,宁孺人一心要惩治雁儿,未与她一般计较。

    伴着呼啸的风声,雁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