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新故(第1/2页)

    雁儿飞身越过宫墙。天净无云,月色如昼。她蹲伏于屋檐琉璃瓦上,眺望重重宫阙。

    博济格会在哪里?待诏宫人多半居于掖庭,她闭上眼沉思着。

    “咳咳……”博济格咳喘两声,对着床内侧躺着,甚至于有人到了近旁也毫无知觉。

    “公主!”她心跳了一下,缓缓转过身。

    雁儿正微笑看着她。博济格深灰色的眼里渐渐有了生气。她霍然直起身,抓着雁儿的手。

    “阿布多!是你吗?”

    她笑着点点头。

    博济格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喜悦的泪水呼之欲出。

    “我还以为你……”她转过头流下两行清泪。

    “当日你被带走后,我实在放心不下,便跑去求他,听他亲口应承。谁知后来还是传来你被赐死的音讯。”她手拉着雁儿,声音哽咽。

    “奴好好地在这里呢。”雁儿安慰道,“主子运筹帷幄,出师未捷奴死不了。”

    提到舒达,博济格眼中恍若被点亮:“是啊,他曾说过叁皇子是最重仁义的,必不会见死不救。是我关心则乱,听得你没了,只觉昏天黑地,自此身子一直不爽利,近日还染了咳疾。”

    雁儿适才进殿之际,见得殿中空虚,听到博济格一说,意识到那些美人十有八九是去宫宴了。

    “这样也好,本来我是要去献舞的,如今也算是因祸得福。”

    “可公主缠绵病榻,天长日久的,皇帝必会厌弃。”

    “我岂非不知这个道理?此番来南国,就是为哥哥的大计尽心的。况且今夜得知你安然无恙。”她展了笑颜,“对了,你快与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奴与您分别后,一进南国便进了刑部大牢……”望着她关切的神情,雁儿仔细回想着。

    博济格腾了位置给她,让她坐在榻边,自己屈膝而坐,听得她将近日事端大致道来。屋内烛火闪烁,殿外夜枭啼过,不知不觉中又是一刻。

    “虽是惊心动魄,然到底入了襄王府。”雁儿眼神灼灼,“如今阿布多确实死了,现在活着的是雁儿。”

    灯花轻微爆裂一声。子时将近,若再留,对两人有莫大风险。

    “奴得走了。”

    博济格不舍地抚过她的手背,眼角低垂。

    “那个叁皇子,你千万要小心。他虽是心软之人,却也不是傻子。”

    雁儿想起几日前他有意试探,心跳快了两拍。她笑笑拍拍博济格的手:“知道了。”

    雁儿仔细抽开手,只扣着她的指尖,跪道:“公主珍重。诸事留神。”

    她轻巧起立,对着博济格又是一拜。

    博济格看着她灵巧地顿地疾走,心里满是牵挂。

    雁儿出了掖庭,机敏地避开正在巡逻的守卫,她跃上一棵倚墙桃树,下身一个翻滚,稳稳地落在西苑墙外。

    “哇……”她才落定,便有人声入耳。她定睛一看,着牙白单衣的小姑娘正睁大着眼瞧着她,脸上满是钦慕之色。

    “姐姐你会飞哎……”雁儿一把捂住她的嘴,将她拉到角落。

    “你什么都没有看见。”雁儿试图引导她。

    “可是我明明看见了。”她头上的两个发髻随着她说话的幅度左右摇晃,甚为可爱。

    “我只是一个小宫婢,出来透透气的!”雁儿试图诓她。

    谁知她叉起腰,言之凿凿:“你少唬我,宫里的宫婢我七七八八都见过,像你身手这么好的,前所未有!”

    雁儿一时语塞,眼珠转得飞快。

    “你也是偷偷溜出来的吧?”

    小女孩张大了嘴,惊慌摆手,气势全无:“不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其实是个小宫婢,出来透透气。”

    “你少唬我,深更半夜,哪会有宫人乱晃?”雁儿反将一军。

    夜风穿过枝杈,徐徐吹过。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若是这样耗着,怕不是要呆到鸡鸣之时。

    “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