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强暴(h)(第1/2页)

    喧闹的长安城逐渐沉静,雁儿顺着河上的荧荧灯火,穿回入苑坊,翻过襄王府北墙,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阁中。

    香暗的房中.一切如常。她轻舒一口气,换下身上的便服,藏于箱箧之中。

    府中宴饮应当是到了尾声.想到此处,她警了一眼帘帐。她临走前特意抵了门.希望小苕这个傻姑娘不会因此银转反侧。忧愁至天明。

    她仰卧在榻上,疲累难当.脑中却清晰回响着博济格的句语。

    “为了哥哥的复国大计,我哪怕是舍了命也省得。”她慨叹于博济格义无反顾的模样,亦不由问起自己。

    她会为了主子的复国大计,而牺牲自己吗?她不知道,可也无从抉择不是么?

    她坐起来,推开窗,一轮明月高挂。

    程靖寒早已记不清何时吃过如此多的酒。觥筹交错,今夜的他4意畅笑着,尽享人间乐事。

    他―路执着酒壶,阿坚吃力地拖着他上马车。谁知他一把推开阿坚,径直上了马。

    “襄王殿下,危险啊!”程靖寒充耳不闻,他单手执缰,挥着马鞭扬长而去。长安的街景倒退在他眼里,耳边是萧瑟的风声。他笑着,以温热的身躯对抗着寒凉的秋风,心恍若跌在了冰窖。

    他从小要强,努力上进,难道是为他人做嫁衣么?如果他不总是坚守道义,如果他放任那个女子做了替死鬼,陛下会不会少厌弃他一些?

    如果当年死的是他.阿娘是不是便不会郁郁而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痴痴地笑着。红聚马停在了襄王府的角门外。

    “呵——连你都不得自由,乖乖地回了这牢笼。“程靖寒醉眼朦胧地拍拍红鬃马。

    王府北苑的竹林郁郁葱葱,林中假山傍亨,圆月倒映在微波荡漾的湖里。若是盛夏,必是庇菌的好去处。

    程靖寒晃晃悠悠,恍惚中似是看到一个人影。他慢慢走近,暮亭居黑漆漆的三个字映入眼帘。他一把撞开了雁儿的南阁。

    本兀自赏月的雁儿吃了一惊.转身看见程靖寒正阴晴不定地盯着她,盯得她浑身发毛。

    “殿下您怎么现在来了?”她下意识担心自己行踪暴露。

    雁儿反复思索,除了三公主那遭,应是没有纰漏。而今夜三公主绝无告密之时机。

    “你算什么东西?“程靖寒不着边际的话让人难以捉模。他一步步逼近雁儿,直到把她抵上窗沿.退无可退。浓烈的酒气弥漫在阁中。

    程靖寒遍布血丝的眼里,是一汪深渊。他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眼前之人是个危险的存在,但他却不可自持地陷于她琥珀色的瞳仁中。

    “您什么意思?“雁儿的心碎砰直跳,两人四目相对,她紧张地抓起垫子,咽下口水。

    突然程靖寒将瘦小的她提了起来,疾走几步,把她压在了黄花梨桌上。

    ”殿下…”只着月白中衣的雁儿想要起身.奈何被他死死压制着。

    他沉默着.粗暴地拉下她的亵裤,另一只手解着自己的腰带。

    他撩起袍角,雁儿左右扭动着,却只让松垮的裤腿更恢一路下滑到她脚踝处。

    “股下,您醉了…”她有些急了,却无法动武。

    他恍若未闻。圆润的玉臀暴露在空气中,充满弹性的臀瓣上隐隐还有红痕未褪。他下半身的硬物愈发不耐。

    “啪嗒”玉带坠地.他手握着坚挺的玉茎贴上雁儿的肉臀.小口中已溢出—些透明的液体。

    雁儿颤抖着身子.感觉身后有湿湿的炽热之物逼来。他喘着气,对准她的花穴,恶狠狠地将玉茎插入。

    “啊——“她干涩的花径,突然闯入一个庞然大物。她疼痛难忍。数次意欲起身可他厚实的手紧紧摁着她纤腰,竟是挣脱不得。

    男根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她温暖的小穴完美包覆着他的玉茎程靖寒双眼迷离,他右手托着她的臀部使劲抽插,伸出左手抓起她的青丝向后扯去。

    “不要…”她吃痛地发出呻吟。

    ”不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