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秋狝(第1/2页)

    旌旗迎风招展,华盖铺天遮日,城楼鼓角齐鸣。清晨军队严阵以待,只待皇帝秋狄出行。皇帝车辂玉辇,与随驾队伍一行浩浩荡荡自承天门出发,沿主街一路向南,过朱雀门,奔赴高陵。

    皇帝于途中略作停驻,积柴焚烧,祭途径山川,告慰上天。车辇碾軷而过,以期此行平安顺遂。

    高陵郡守早早候在道旁接驾。围场的羽林军见皇帝驾到,叁挥锦旗,骑兵策马将禽兽驱赶之皇帝近旁。号角喧天,战马嘶鸣,如此反复几次。

    “陛下,您的弓。”吴内侍递上黑漆硬弦角弓。皇帝提起弓,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白羽箭,微眯左眼,张弦拉弓,对准一头麋鹿射出。

    麋鹿摇晃着倒下,身躯激烈起伏着。皇帝再接再厉,接连命中野兔、狍子,最后打下一只雁。

    “陛下箭术精湛,百发百中,臣等叹服。”许尚书恭维道。其余诸人纷纷附和。

    皇帝放声大笑,丢了弓给福贵。

    “朕老了,不行了!今天就看你们的了。”他扭转马头,回到了休憩处。

    “来,朕倒要看看,今日谁会是最厉害的猎手。争得第一者,朕有赏!”他怡然自得地准备欣赏一场追逐大戏。

    底下数名戎装儿郎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程靖寒面色淡漠,对于角逐一事,他毫无兴趣。与他并驾齐驱的程靖荣凑上前,笑道:“叁哥怎地这般严肃?莫不是担心夺不了魁?”

    他们两人皆着黑衣。程靖寒笑了笑,反诘道:“吾在想怎样让你输得体面些。”

    他讨了个没趣,狭长的眼睛眯了又眯,扬鞭而去。马蹄踏过之处,惊动鸟兽无数。与皇帝不同,骑手要想打到猎物,得有真正实力。

    程靖寒看着前方卷起的草泥尘土,决定按原计划行事,慢慢骑马赶上。

    日中,阳光耀眼炫目。金昭仪替皇帝拭汗,眼睛却紧紧盯着围场方向。不消多时,众人陆续回来。

    “六殿下,猎豹一头,山鸡五只……”福贵清点着战利品,高声报数。

    程靖荣扫过其余几人的猎物,得意地扬起下巴。此时程靖寒缓缓而归,两手空空,然身后随从竟抬了一头熊。

    众人震惊,不知他是有几多身手,居然能猎得白额黑熊。

    皇帝亦是一惊,略略浮肿的身子一抖,起了身,绕着已没有气息的熊,细细端详。

    “恕臣来迟,实是此熊踪迹难觅。”程靖寒经此一搏,到底有些伤了元气。

    “陛下,此熊难得,襄王殿下猎得此熊,实乃国之祥瑞之兆啊!”皇帝抬起头,看着他恭敬虔诚的模样,表情和缓。

    他背手赞道:“吾儿英武。值得嘉奖。不过……”他顿了顿:“六郎猎的数量最多。”

    “陛下!六弟弓马娴熟,有万夫不当之勇。臣不求赏赐,只愿将此熊敬献给陛下。”程靖荣未曾表态,便被他抢了白。

    “圣人——”一直坐于他身畔的金昭仪嗔道,“可别太偏心了。襄王英勇,能猎常人不及之物,您可不能厚此薄彼。”

    “哈哈……”皇帝回头睨了她一眼,朗声笑着。

    “你们兄友弟恭,甚好。朕便将你们两个一道嘉奖!来人——”吴内侍会意,不待他说完,已恭敬地呈上了银丝软甲。

    “此甲乃尚衣局遍寻一流绣娘特制,技艺特殊,至今也只出了几件。贴身穿着,可抵寻常伤害。”

    两人跪谢过。

    “朕今日还留了张揽月弓。之后校场众将士比箭法,不论官阶,胜者可得!”皇帝兴致盎然。

    程靖寒落了坐,侍卫忙着检查箭靶,准备校场比试。

    “叁哥,你真是一鸣惊人啊!”程靖荣端起酒,干了一大口。

    “六弟,也是不遑多让。”他笑道。

    正午一过,午后的风有了丝丝凉意,落叶在校场地上打着旋。比试场的人心无旁骛,谁都想大显身手,在皇帝面前拔得头筹。

    “不过尔尔。”程靖荣摇头叹道,“叁哥,若是你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