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棋局(第1/2页)

    “哈哈哈——”挑开揽月阁内室的幔帐,杜放4意的笑声清晰入耳。湘竹姑娘面如桃李,替程靖寒斟了酒。

    “郎君好手段,装昏真是妙。”杜放敞着豆青外衫,倚着曲凭几,惬意无比。

    程靖寒转着酒杯,晃着杯底琥珀色残液:“杜郎惯会打趣人的,换作汝,又当如何?”

    “那吾必是要痛哭流涕,装疯卖傻。比起郎君,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脱口而出。

    岳平秋酒方入喉,差点呛了。湘竹掩嘴而笑,程靖寒亦是笑了。

    “你还真是不害臊。”岳平秋趁机嘲弄道。

    “此时自然是保命为上,所谓‘走为上计’。先解了燃眉之急,汝这些酸腐道道,方有用武之地。”杜放理直气壮。

    “竹隐言之有理。”程靖寒颌首道。

    “吾可不敢苟同。”岳平秋撇撇嘴,兀自干了一杯。

    杜放起了兴趣,他挪动身子,靠近他的软蒲问道:“那依君之见,又当如何?”

    他清清嗓子,一脸严肃道:“那吾是要好好分辩的,即便是问谳,总有律法。青天白日,王法昭昭,还能把人冤死了不成?”

    他言之凿凿,眼神坚毅。杜放一怔,收了笑脸,湘竹默默倒着酒。

    杜放盯着缓缓下流的琼浆,半晌开口:“向之胸有丘壑,白衣卿相不过探囊取物。只是汝一腔书生意气,殊不知这世间并非……”

    “汝这般说,不才便要与汝好好论道论道了。”岳平秋梗着脖颈打断了他。

    “哎呀,好好的怎么吵起来了,是奴家的酒不醇了还是琴声污了耳呀?”湘竹笑语融融。

    “湘竹姑娘,你们谪仙楼今日不是新上了酒。叫什么来着?听说口感上佳。”程靖寒顾左右而言他。

    “青蒲酒。”杜放随口接道。

    “是了,”程靖寒抚掌笑道,“一谈酒,竹隐可是行家里手。”

    “奴家给叁郎上了便是。”湘竹头上钗环随着她的步幅微动,清脆悦耳。

    “杜郎可别忘了,今晚的酒令可是还欠着呢。”她对着杜放莞尔一笑,款款而去。

    阁门“吱呀”阖上。镂花小金炉里正悠悠燃着白芜香,香气盈室。

    程靖寒神色端肃,对着面前的两人斥道:“你们两个竟日无聊,跑到南曲斗嘴来了!”

    杜放腆着脸,端着酒杯道:“是在下的不是。来,吾先自罚一杯。”

    岳平秋仍是泱泱不快,盯着案上的茶果,闷闷地不说话。

    “好了。”程靖寒语气放缓,“孤还指着你金榜题名,今后你春风得意,还怕管不了我们杜郎?”

    岳平秋一时意气,此时就阶而下,清秀面庞现了笑意。

    “此次秋狝,本是小五可以出人头地的大好时机,不料横生枝节。”程靖寒喟叹一声。

    羽林军统领受审,最后把罪责全推到了右统领头上。林豫跟着他,亦受了牵连,被贬谪。两人齐齐下放至江北大营。

    “可惜孤的一招棋,还未落定,就被人抢了子,还差点搭上自己。”程靖寒用左手钎起一颗葡萄。

    “京城贵胄之地,鱼龙混杂,晏清牵涉其中,必成靶心。”杜放挥挥袖,“祸兮福之所倚。此时远遁,当是韬光养晦之道。”

    “抓了两个鱼虾,刺杀一事就草草结案了?”岳平秋眉心一皱。

    “若是真查下去,那可是不得了。”

    程靖寒会心一笑。

    岳平秋扶了扶头上玉簪,品味着个中深意。

    “可惜孤还是棋差一招。”他扼腕道。

    “不尽然。郎君非文曲星转世,岂能事事算尽。”杜放举了酒壶起身。

    程靖寒松了松腿,伸手支开和合窗,回廊里婉转小调夹着嬉闹人声传入揽月阁。

    “不妨徐徐图之。”

    “郎君可要仔细身边。”杜郎回过身来提了一嘴。

    “不妨事。吾偏要搅浑了水,让他们浑水摸鱼。”他思索片刻,嘴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