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心意(第1/2页)

    程靖寒自谪仙楼归来,本走的是西苑的方向,谁知中途忽然转了东苑。阿坚急急跟上,小心试探道:“殿下是要去夏安居?”

    问这话时,程靖寒正跨步穿过庭院。他脑中滞了滞,道:“不,去秋溟居。”

    随从引着灯,一路进了秋溟居小院。

    秋溟居内灯火晦暗,雁儿恭恭敬敬地垂手候着。程靖寒迎头看到正堂的墙上挂了副秋雁图——昏暗光线下一只孤雁破云而去。

    程靖寒盯了半晌,沉默不语。雁儿心中忐忑,明面上却是一丝不敢表露。

    “你在这里可好?”他越过落地屏,坐在偏厅的书案前。

    这段日子,程靖寒并无多少空闲,今日算是数日来头一遭进了后院。

    “挺好的。”雁儿低着头,补充道,“殿下允了小苕来此当差,奴很高兴。”

    她战战兢兢的模样似乎是他此前所希望的,可他心中一时不是滋味。

    程靖寒招手示意她来到近前,思忖片刻道:“孤既然把你安置在此处,你应当是明白孤的意思。你的身份低微,孤不能逾矩,只能作个媵人,留在孤身边。”

    他絮絮说着,雁儿微微点点头,却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你有心事?”程靖寒敏锐地察觉出她的异样。

    “奴只是在想,若是做了侍妾,以后就不能陪侍在殿下身边了。”雁儿对答如流。

    程靖寒微微一笑,倏而似是意识到什么,收敛了笑意。

    他信手翻起一卷书卷。

    “《论语》,你是在研读古籍么?”

    “奴闲来无事,总得做些什么。翻来想去,还是读书好!”

    他点头,继而又问:“那你最近学了什么?”

    雁儿脑中飞快检索着,开口道:“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程靖寒笑着接道。

    他这是夜里讲学来了不成。雁儿深吸一口气。

    “你若愿学,改日待孤伤愈,教你习字可好?”程靖寒因多饮了两盏,故而整日端着的脸也和缓了些。他打量穿着鹅黄襦裙的雁儿,抿着薄唇,兀自垂着眼眸。

    他伸手拉过雁儿:“怎地自你入了王府,倒是一日比一日羞涩?那日你杀人的时候,可没有这样。”

    雁儿双手搭在一处,轻轻攥着裙。

    他本是句玩笑话,可有一瞬,他仿佛看到了年幼的自己。他也曾桀骜不驯,生母骤然亡故,留下他和妹妹。他不得不隐去满腔愤懑,学着对人温良恭顺。

    他这般想着,对眼前的小人儿多了两分心疼。他的左手徐徐探上了她的腰际,将她搂住。她的胸起伏着,中间一道弯沟若隐若现。

    “殿下!”她挣脱他的怀抱,蓦地一跪,把程靖寒才升起的情欲灭了个彻底。

    “你做什么?”他诧异道。

    “奴……月信来了。”石砖透凉,掌心触地的瞬间,她打了个寒颤。

    吊诡的气氛于他们两人间流窜。

    程靖寒正正身:“这也罢了。你起来吧,没地跪坏了身子。”

    此时内室的香枝木圆角柜隐隐有响动,程靖寒眼神狐疑地转向内室的方向。

    雁儿见状轻轻靠上他的胸膛,程靖寒一怔。

    “殿下,请恕罪,奴实在是身子不爽。”她温软的气息惹人怜惜。

    “襄王殿下,雁儿她真的不舒服,她刚刚还捂着小腹,表情痛苦……”小苕许是怕襄王怪罪,忙不迭地进来替雁儿分辩。

    “没规矩!”程靖寒看了看身前的雁儿,“可要找人来瞧瞧?”

    雁儿果断地摇摇头:“奴都习惯了,缓一下就好。”

    “还不快上来扶她去休息。”程靖寒命令跪地的小苕。小苕反应过来,小心地支起雁儿的胳臂。

    “记得以后不许直呼主子的名。”程靖寒背着手,觑了小苕一眼。

    “这秋溟居总得有点规矩。”这话雁儿一时也不知他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