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责打(第1/2页)

    炭炉里的银丝碳焰光融融。侧殿里酸枝木条案上的白瓷净瓶中一支红梅独艳。从厅堂到侧殿,无一不彰显着节庆的欢愉。

    程靖寒收回目光。问起堂下的雁儿:“先来说说你是怎么出去的。

    “奴偷了腰牌,蒙混入宫。”雁儿怯怯道。

    “哦?”他仔细审视着手中厚实的青色竹板,“你偷了谁的腰牌?“

    “王妃的。奴趁今日合宴之际,顺手取了出来。””然后呢?”

    “然后奴就以拜访三公主为名,进了宫。”“呵。“程靖寒面色一沉.“宫中进出都有宫监记录,你可知事情败露的后果?“

    雁儿咽了口水道:“奴知今日人员往来频繁,必不会引人注目。”

    程靖寒眉头一蹙,手指徐徐地敲着铺了红绸的炕桌。

    “你去见博济格做什么?“他话锋―转。

    雁儿俯身,双手交叠于砖地上,默默开口道:“奴与她分别岂有大半年了。听说她身体不好,又逢新年,奴心中实在放不卞,食不知味,夜里难眠,所以才冒险丢看看。”

    —番长篇大论,虽有杜撰成分,到底也有几分真情实感她愁肠牵动.红了眼眶。

    程靖寒神色淡漠。少顷,他转而问道:“孤此前同你说过什么?“

    雁儿轻轻拭了拭眼角,端正跪道:“殿下让奴安分守已,不要意事。“

    “那你今天是在做什么?”他目光如炬。雁儿失了底嘴唇翕动着,不敢接话。

    “去案上趴着。”他手指偏殿的书案道。

    雁儿眼中惊惧,却不敢违逆。她迟缓地站起,挪到了案边。

    “把衣去了……他命道。

    她呆呆地盯着案,上的书卷,恐惧与羞耻交织着让

    她下不了手。

    程靖寒慢慢走近,她甚至能闻到他圆领袍上的沉

    水香气。他负手持着竹板,冷眼瞧着迟迟没有动作的

    雁儿。

    “孤建议你不要考验孤的耐心,尤其是今天……他语

    速虽缓,咬字却重。

    雁儿知他怒意已深,不敢再怠慢。她抖抖索索扯

    下系带,袄裙与上襦慢慢滑落在地,只着中衣站于案

    前。

    程靖寒上前压着雁儿的柳腰,将她的小裤-把拉

    下,她只觉下身一凉。

    他抄起竹板,用了七分力打了下去。,

    “现在你来告诉我,你错哪了? ”

    雁儿身子轻颇着,小声道:“奴不应该私自出府。*

    “还有呢? ”又是不紧不慢的一下,力道不重,但极

    具威慑力。

    “奴不该偷腰“刷刷两下,雁儿雪白莹洞的四

    臀染了粉色。

    “还有呢?“他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乍响,她不由得

    一个战果。

    “还有.不该欺瞒殿下

    程靖寒对着她翘起的臀峰,复又几下。

    “还有呢? ”雁儿忍着臀上的灼痛,心中一惊。

    “还

    “不该什么?“接连几板都重重落在她已泛红的臀丘

    之上。毫无感情的语调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

    不该去见博济格。“她憋了半响,说了一

    句。

    程靖寒冷哼一声,继续问道:”还有呢?·

    雅儿词穷,程靖寒眼中寒光一闪,淡淡问道:“你与她说了行么?“

    “没什么……如好又……啊!°呼痛声从她口中滋出。程靖寒手中的板子突然加重了力道,娇嫩的臀瓣迅速肿起板痕,如脑脂抹过。

    “你既想不起,孤就来提醒提醒你。”他再未留情面,手上呼啸生凤,清脆冰冷的竹板狠狠地咬着她早己滚烫红肿的皮肉。

    雅儿喘着粗气,手指死死枢着案沿,案角的梅花盘常雕饰似乎深深嵌到了皮肉里。

    他一气抽了十几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