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承欢(h)(第1/2页)

    两道红晕要时飞上她的双颊,她暗暗把头埋进锦被里,手上松了力,却仍是牵着他。

    程靖寒坐回了榻上,确切地说覆在了被褥之上。尽管隔了一层衾被.雁儿却能明显感受他下身的物什硬硬地抵在了自己的两股之间。

    ”殿下……”雁儿有些羞怯地别过头。

    “嗯?什么事?“说话间,他拉开被角,手触摸着她光洁的面庞。

    “也没什么——就是……”雁儿心生怯意,钮促道.“殿下您贴得太紧了。”

    程靖寒暗笑一声,略略抽身,雁儿方舒口气,他已一把掀开了衾被。两人之间除了衣物已无任何阻隔。准儿周身一凉。立时便被他灼人的热气笼罩。

    ”现在呢?”

    ”贴得……更紧了-…——唔。”他将她的话语封在了自己润湿的双唇间。他含住她的唇,舔舐吸吮,灵巧的舌头一寸寸探入,与她的绞缠在一起。

    雁儿只觉唇齿间细腻柔滑,津液流动时,她难以自持地扭动着身子,下身若有似无地摩擦着他的分身和囊袋。

    他的手慢慢抚上她修长的脖颈,隔着一层薄纱,轻轻咬过她的肩。他揉着她的玉峰,穿过她透薄的诃子,用手指拈起她的乳首。

    酥麻的触感从上至下流淌.雪峰上的红豆硬挺了起来.娇艳欲滴。她微起双唇,溢出娇喘。

    程靖寒复又深吻着她,一层一层褪下她的薄衫。她曼妙的酮体被他尽收眼底。程靖寒轻吟一声,唇舌从她的朱口中滑出,最后舔了下她的唇珠。

    “孤觉得还可以再紧些。”他眸中情欲横流。他解开革带,松了衣带。与她赤裸相贴。

    程靖寒手指每每划过她的肌肤.都能引起她的战栗。雁儿意乱情迷地拢上他的背,双手在他健壮的青上游动着.感受着他的每―块脊骨的形状。

    他的粗壮玉柱在她的密林来回刮蹭着.不时抵到她的蜜豆。

    雁儿呻吟愈发绵软,小穴中分泌出晶莹的水液。程靖寒让她与自己侧身相对,他伸出两只手指缓缓分开她的蚌肉,探着那颗蜜豆,深深浅浅地揉捏起来。

    “啊唔———雅儿险上春潮阵阵,弓起纤腰,忍不住欲合拢双腿,手下意识地想要拨开他。

    “雅雁你躲什么?“”程靖寒贴着她,咬上她的耳垂,呼吸声粗粗地喷在她耳畔。

    他用膝盖顶开她的腿根.手上一刻不停.一阵高过一阵的快感袭来,汁液连绵不绝地从花穴流出。她喘着气.手揽上他的脖颈。

    程靖寒探头吸吮着她胸前的玉珠,手上仍是揉搓着蜜豆,另一只手却穿过肥美的蚌肉,轻轻撩起清亮的汗液,在洞口摩学着。

    ”卿卿你怎么这么湿?”他嘴上一刻不饶人,手上更是。

    张合的花穴又酥又痒,似在盼望着他的侵入,涨大的花核愈发红艳。雅儿双腿颤抖着,面颊绯红,脑中似有弓弦被突然拉紧。她腿—僵,竞被他的手指揉得泄了身。

    程靖寒见她双目失神,小口微张的模样.松了手指.咬耳道;“你怎地还是这般稚嫩,孤都没进来呢。”

    他这般说着,玉茎早就涨得不行,小眼处渗出清液。耀儿神思恍惚,完全听不清他的调笑之言。他的玉柱划过早已湿润的花缝,慢慢填满她的花穴。雁儿嘴里吐出含混不清的嘤咛。

    两人双腿重叠交缠,下身丛林紧紧结合,若有似无地蹭着她敏感肿胀的核心。

    他进得不深,却精准地刺激着她的凸起。她战栗着,见程靖寒泛着情欲的潮红眼尾。他吻上她的唇,轻柔松软的舌尖好似是在品尝饴糖—般。

    他拍拍她粉嫩的玉臀,一下下向自己的下身撞着。

    在触到那块柔软之处时。他狠狠冲击了两下,雁儿仰起玉颈,玉峰傲然挺立。从口中迸出支离破碎的吟叫之声。

    床上汁水嘀嗒,抽插间均是”噗噗”的水声。程靖寒托起她,玉茎在她穴中照顾了一圈,雁几发丝凌乱,颤颤软软地搭着他的小臂,与他相对而坐。

    “你可喜欢?”他的分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