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离情(第1/2页)

    程靖寒离开紫宸殿时,雨依旧没有停。微雨轻寒,拂在他襕袍上。阿坚趋步替他遮伞,却不敌他脚程甚快。

    他走至宜春宫,去了秋溟居的方向。院中青草淡香,殿内烛火幽微。小苕正倚门打瞌睡。

    “殿下。”小苕一个点头,朦胧间看见玄色襕袍的他及于身后喘息的阿坚。她着慌地起身行礼,“奴给殿下请安。”

    “娘子歇下了?”

    小苕点点头,又猛地抬眸,犹豫道:“要奴去唤娘子么?”

    “不必。阿坚你留在此处。”他说话间,轻推殿门敛袍入内,迎头对上正堂照壁挂的远山飘渺图。

    山高水远,淡泊闲适。原是可望而不可即。他嘴角衔起苦笑。

    内殿中雁儿本未熟睡,听得靴声渐近,停在她榻边,她维持着卧躺的姿势,直至一只手轻抚过她脸庞。

    她心一跳,掀开眼帘,程靖寒玉琢刻雕的面庞尽是黯淡。

    “殿下?”乍然开口的声音有些嘶哑和微弱。

    “孤吵醒你了?”此话似问非问,雁儿摇头,用右手肘支起半边身子,视线缓缓上移。灯烛借着叁分月色,使他浓密睫毛投下暗影,桃花眸底蕴了沉重。

    “身上还疼吗?”雁儿双唇微翕未有即刻作答。

    距离她受责已是半旬不止。本就不重的臀伤又有良药涂治,此刻早已恢复如初。她舔舔唇,以极其微小的幅度点了头。

    他神情微变,探出手来便欲查看她的伤势。雁儿扯着衾被,不肯轻放。

    程靖寒见她忸怩遮掩,猜到几分,停了手上动作,只盯着她,直盯到她双颊羞红,不得不含糊支吾说自己已然大好。

    他的脸上初绽笑意。雁儿手仍抓着衾被,一壁羞赧地望着他,一壁揣测着他夤夜突至所为何事。

    “过些时日,孤将北上去议和。”

    “什么?”雁儿按住突突狂跳的心,她骤然忆起主子的吩咐。

    为何定要他去北疆?不拘是什么,凭她对主子的了解,绝非好事。

    “雁儿,孤不在时,你便去凤阳阁……”

    “殿下!”雁儿伸出右手掣住他袖边,将话冒失打断。腕钏擦过肌肤,滑落一截。她抑住颤动的心潮,话于舌尖盘旋。她眼神灼灼,试探地道出一句:

    “您可不可以……不要去?”

    程靖寒未有料及她会这般说,他觑着她,缓缓抓起她带着腕钏的右手,将其塞回衾被之中。

    “殿下……”雁儿挣脱了他,她抱着一丝期望,祈望他能应承。

    于是他开口道:“这是皇命。”

    雁儿垂下眼眸,藏起灰败的神色。他好似天边旭日耀目,让魑魅魍魉无所遁形。

    “兰兰跟你投缘,孤亦是私心,望你能让她展颜。”

    她不知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道出这句话。四目交接处,她笑着应道:“好,妾听殿下的。”

    程靖寒似是松了口气,听得雁儿柔声说,妾等殿下归来。未待他反应,一个吻便掠上他的唇。

    淋漓的雨夜,两人吻里亦带了湿意,那些欲说还休的句语皆融于糯舌之间。

    程靖寒走出秋溟居时,目光较之此前柔和些许。他停在殿前,静看细雨如丝。

    “殿下?”立在一旁的阿坚见他不作声,轻声唤了句。

    “孤给你们操办婚事如何?”他没来由地提起此事,“虽是仓促了些,但孤必尽其所能给足体面。”

    两人愣怔着,阿坚侧头瞥了眼小苕圆润的脸蛋,忽地正身跪下,头磕在湿凉的砖地:“殿下一日不归,阿坚便不成家。”

    雨自瓦檐垂落,流入阿坚衣襟。他直直跪着,纹丝不动。

    “阿坚,你起来。”程靖寒心绪紊乱。

    他犹自不肯起。

    他无奈转向小苕,意在让她劝说阿坚。不料她抿唇深作呼吸,亦是跪在了阿坚身畔。

    “殿下,小苕与阿坚是一样的。”她并不知晓事情始末,但她知阿坚忠义,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