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吴哥的夜(第1/3页)

    陈易生松了一口气, 整张脸埋入唐方的手掌心中,幽怨地嘀咕了一句:“吓死我了, 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唐方掌心里淡淡的濡湿,沿着皮肤浸透到心里:“怎么会, 就是婚礼不办了而已。”

    “不是要分手?”

    “不是。”

    “不是要分开住?”陈易生抬起头问。

    “不分开住——”唐方摸着他的脸摇头:“就是你不用在意那张结婚证,也不要因为长安一直陪着我们,不要把自己定死在我老公长安爸爸唐家女婿的身份上。你去做你想做的事, 喜欢做的事,你还是原来那个陈易生。”

    陈易生眼中闪着光, 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她:“糖, 你还爱我吗?”

    “爱呀。”唐方探身亲了亲他:“一直爱到你不爱我了为止。”

    陈易生紧搂住她不放。

    “哎, 你身上有伤呢,绷带都没包一下, 当心疼死你。”

    “不疼, 让我抱抱你,我想你。”

    陈易生脑袋埋在唐方肩窝里摇了摇,低声坦白:“糖, 其实我是有点害怕。”

    “我知道。”唐方微笑着摩挲着他的后颈:“你害怕婚礼,害怕认识那么多和你没有关系的人, 害怕以后平白多出来的许多亲戚关系。你是因为我才愿意举办婚礼的, 你觉得应该要给我一个热闹的体面的婚礼,也是因为我才开始上班的, 还有我爸爸的病, 这些都是无形的压力, 你为我做了许多应该做的事,并且做得无可挑剔,真的,易生,谢谢你一直做得那么好。”

    “真的吗?你真觉得我做的好吗?”

    第一次听到陈易生这么没有信心的话,唐方用力点头:“真的,没有哪个男人做得比你更好了,连我姆妈都夸过你好几次,虽然是背后夸的。”可潜在的恐惧和压力一直都在,把那个真正的他逼得无处可躲,所以他能“逃”出来的时候才那么开心,所以面对朋友的丛林探险时他没办法说不。

    “对不起。”陈易生把她搂得更紧:“我心里是有压力,工作忙,钱来得少又慢。我自己实际上很害怕进医院——周道宁送药来,我会惭愧自己没做到他做的事,觉得没能照顾好你和你家里人。就是你知道我的,没有太阳会没劲,一直在一个地方做同一件事会无聊,但我真的就只需要出来玩一下下就好了,一年一两次就够了,最好是和你一起出来玩——”

    “我知道,等生下长安我们三个人一起出来玩。”唐方笑着轻声说,想起《日出》里陈白露那句名言:好好地把一个情人逼成自己的丈夫,总觉得怪可惜似的。

    “但是你压力更大,你要忙方堂,又要照顾你爸,还怀着长安。我这点压力比起你来微不足道。”陈易生郁郁地自责:“我这次是挺差劲的——”

    “可是你做了那么多的事,一直都在听我唠叨,照顾我的情绪帮着疏解我的压力啊。”唐方拍了拍他的背:“是我只顾着自己,这段时间疏忽了你。”

    “我承认冲进丛林的时候特别兴奋,很爽的感觉。”陈易生松开唐方,一脸认真:“那些压力真的都不见了,真的。”

    “我明白。”唐方也认真地点头:“就像做菜对我是一种治愈。”

    陈易生握住她的手:“虽然没怎么玩就受了伤,但我觉得是件好事,至少我又充满电了。糖,我们的婚礼一定要办,而且一定会办得很好。”

    他笑弯了眼:“因为你太爱我了,超过了爱你自己,你看,我早就说过吧,总有一天你会爱我爱得不能自拔的。”

    唐方看着他,她的陈易生还是那个陈易生,她能说什么呢。

    陈易生亲了亲她的手:“碰巧我也太爱你了,但我和你不同的就是,你很悲观而我很乐观。如果是你所说的这些理由,那和婚礼关系不大,我也不是因为一场婚礼就自动带入要对七大姑八大姨负责的人。工作上乱七八糟的事,生活太琐碎,的确会让我觉得没劲,会有压力,但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对不对?而且有劲的事也很多,在复兴路上骑着摩托车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