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婚宴(二)(第1/4页)

    “求求拿放过吾求求你们放过我。”唐方被林子君从被窝里扒拉出来, 红着脸笑得眼泪直冒:“太勿公平了啊, 西西、青青结婚为撒没格种事体哦——为什么没这种事情”

    林子君喝得两眼放光,带着醉意戳戳她微凸的腹部:“阿拉已经饶侬了哦,侬勿要嘎吱噶眼啊我们已经饶了你了,你不要装模作样。西西单身之夜阿拉勒ktv喝到两点钟, 七千块请来格牛郎跳了一夜钢管舞, 侬没盯牢宁噶下半身看?叫侬去量尺寸,侬只敢摸一记腹肌, 有色心没色胆, 还勿如西西呢, 西西还记得侬量格尺寸伐?还不如西西呢,西西还记得你量的尺寸吗?”

    沈西瑜想了想:“吾是本着医生的科学研究精神才量的好伐?长度14.8厘米,周长13.6厘米,都超过我国男性的平均值,算是优秀了。”

    “好了, 唐方!快点老实交代陈易生的尺寸。”屏幕里秦四月凑近镜头哇啦哇啦:“吾勿相信君君去香港帮侬带澳洲木瓜膏是为了小囡湿疹红屁股!”

    叶青握着酒杯笑倒在地毯上:“糖糖,侬还是老实交待算哉!”

    “要西忒快哉,吾真格没量过啊, 瞎三话四随便港?”唐方指着沈西瑜岔开话题:“西西, 侬只家伙,噶许多年还记得噶牢, 四月明明付了出台格钞票, 侬没出息, 勿敢享受!等春天到了, 阿拉再帮侬寻一位结棍格,还有君君,侬西格格要帮四月抢牛郎,最后呢?”

    秦四月果然被带歪了:“对哦,林子君侬啊勿要嘴巴老,吾要带男人开房,侬昂劲要帮吾抢,吾让把侬了,侬竟然请宁噶切杯豆浆就结束我要带男人开房,你硬要跟我抢,我让给你了,你竟然请人家喝杯豆浆结束?占着茅坑不拉屎!”

    “吾还把侬三千五百块了呀,哪能?”林子君半个身子趴在床边,看着地上的屏幕喊:“侬戆度啊?港糖糖格事体瞎七搭八吾做撒?你傻啊?说糖糖的事情瞎扯我干嘛”

    秦四月回过神来:“对哦,勿要放过唐方!”

    唐方见势不妙,手上的枕头砸在屏幕上:“好咧,已经交代了噶许多,切力色了,结束结束结束——”

    沈西瑜举起手里的一张纸:“侬就会得用文字捣糨糊,勿来噻哦!”

    “吾要选大冒险!”

    “今朝规定好了,侬只可以选真心话,侬私噶勿争气,赢过一趟伐?赢了阿拉就去大冒险!”

    ……

    陈易生侃侃而谈,钟晓峰和老李将信将疑:“就这么简单?”

    “爱,就这么简单,信不信随你。”陈易生扬起眉:“反正我网上搜来的那些所谓诀窍都不灵光的。老钟你婚姻失败过一次不算,现在我们四个男人,只有我结婚生女了。你们也看到我丈母娘晚上帮我拦酒了吧?比我妈对我还好。我妈尽会瞎起哄,白的也让我喝,黄的也让我喝,红的也让我喝,她自己还要来跟我喝。”至于丈母娘其实是因为他伤没全好的原因,当然用不着说穿。

    钟晓峰刚要再问几句,外头有人敲门。

    赵士衡门一开,吓了一跳,一句招呼还来不及打,就被人推到一旁。

    一身性感黑色真丝曳地睡裙的林子君散着大波浪,两颊绯红不知道是喝醉的还是冻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红酒瓶,一把推开赵士衡,直奔沙发上的钟晓峰。

    “君君?”钟晓峰刚站起身,林子君手里的酒瓶往他胸口一戳,把他推回沙发里,整个人跨坐到他膝盖上,转过脸对着门外喊:“看好了啊!小意思!”

    一个法式热吻缠绵足足三分钟,门外的唐方叶青和沈西瑜一拥而入,嘻嘻哈哈笑个不停。陈易生刚走近沙发,钟晓峰伸腿要踢开他,陈易生敏捷地躲开,把掉在沙发扶手里侧半倒的酒瓶拔了出来:“别弄脏沙发,你们继续。”

    赵士衡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视线尴尬地转了一圈,落在套着鸭绒衫笑弯了眼的唐方身上,突然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唐方来大冒险。

    陈易生放下酒瓶,拥住唐方笑嘻嘻问:“你怎么不来大冒险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